川南地區綜合性門(mén)戶(hù)網(wǎng)站

冰春長(cháng)篇小說(shuō)連載:《川江英雄》(第十一章)

文苑川南在線(xiàn)  發(fā)布時(shí)間:2021-09-30

長(cháng)篇小說(shuō)連載——《川江英雄》

□ 冰 春

謹以此書(shū),獻給為中華民族的解放和新中國的建立而英勇奮斗、浴血革命的先輩們!

  冰春長(cháng)篇小說(shuō)連載:《川江英雄》(第二章)(圖1)

(本小說(shuō)據真實(shí)歷史事件創(chuàng )作。根據創(chuàng )作的需要,小說(shuō)中主要人物和瀘城均為化名)

第十一章 風(fēng)瀟瀟兮川江寒

冰春長(cháng)篇小說(shuō)連載:《川江英雄》(第十一章)(圖2)

  第十一章《風(fēng)瀟瀟兮川江寒》插圖:何柏芝離瀘前,會(huì )晤郭爾桂,交待任務(wù)?!〔鍒D:魏聞聲

1

  任曉光和陳野他們碰面的那天下午,以副參謀長(cháng)的身份,給石龍楷去了一個(gè)電話(huà)。

  “副參座,有什么指示?”正在藍田團部研究思索誰(shuí)是臘子魚(yú)的石龍楷,接電話(huà)后問(wèn)道。

  “石兄,你我不用那么客套?!比螘怨膺@端說(shuō),“郭司令明天上午來(lái)你部視察,本來(lái)要搞突然襲擊,想了想,我覺(jué)得還是私下提前通知你為好?!?/p>

  任曉光把私下二字說(shuō)得很重,讓對方感覺(jué)到意味深長(cháng)。

  “謝謝任兄。前兩天劉副軍長(cháng)不是來(lái)視察過(guò)了嗎?郭司令剛回來(lái),咋就又來(lái)視察?”那端石龍楷問(wèn)。

  “石兄,司令昨晚回瀘城后,神色變得秋風(fēng)黑臉的,”任曉光說(shuō),“不知他這次晉見(jiàn)總裁,得到了什么訓示,不見(jiàn)一絲笑容。我聽(tīng)他說(shuō),戰事吃緊,軍官緊吃,這樣腐敗的隊伍,給共產(chǎn)黨以可乘之機,還打什么仗!所以,明天司令來(lái)視事,我提前通知你,望石兄有所準備,不要被抓住把柄,牽扯到瀘城商行哦!”

  “謝謝任兄,兄弟明白?!笔埧f(shuō)完,任曉光這邊將電話(huà)掛了。

  有什么把柄會(huì )落在郭爾桂手里?難道他已經(jīng)覺(jué)察到自己的真實(shí)身份?石龍楷暗自思忖,想想不會(huì )的,自己一會(huì )兒佯裝進(jìn)步一會(huì )兒表現反動(dòng),思想言行讓人觸摸不透,就是一個(gè)有實(shí)權多撈錢(qián)留后路的國軍團長(cháng),真實(shí)身份是不會(huì )暴露的。那郭爾桂來(lái)視察什么?任曉光電話(huà)里說(shuō)不要被抓住把柄,難道郭司令要搞他?如果真是要搞他石龍楷的話(huà),老郭你可就看走了眼哦!思前想后,石龍楷覺(jué)得沒(méi)有什么把柄會(huì )被郭爾桂可抓,參股瀘城商行獲得的金條大洋美鈔,早就匿名存入了川鹽銀行瀘城分行的保險箱,遲早都掌握在主人的手里;倒賣(mài)一批軍火去烏蒙邊,只要軍需處長(cháng)王伯希和任曉光的妹妹任曉芬任總經(jīng)理不說(shuō),誰(shuí)會(huì )知道!他們也是賺得盆滿(mǎn)缽滿(mǎn)的嘛!而且,任曉光是不是臘子魚(yú)還不確定,諒他的妹妹也不敢走漏走私軍火的口風(fēng),否則,就拿任曉光當擋箭牌!

  石龍楷哈哈一笑,打電話(huà)給王伯希:“王處長(cháng),烏蒙邊那里的風(fēng)向還好吧?”

  接聽(tīng)電話(huà)的王伯希感到莫明其妙:“石團長(cháng),什么烏蒙邊的風(fēng)向?我又沒(méi)在那里,怎么知道?!”

  “哦,王處長(cháng),我是說(shuō)那批軍火之事,沒(méi)走露風(fēng)聲吧?”石龍楷低聲問(wèn)。

  王伯希那邊突然笑了:“老弟啊,那事兒我早就忘了。只惦記著(zhù)下次怎么合作發(fā)財哦!”

  石龍楷的心情松馳下來(lái),邀請王伯希過(guò)長(cháng)江來(lái)藍田吃江團魚(yú)火鍋,想從他嘴里打探出郭司令明天因何來(lái)視察部隊的消息。結果,江團魚(yú)火鍋吃了,瀘城大曲酒也喝了,王伯希卻對此事一無(wú)所知。

  視察石龍楷部,抓住他的軟肋搞掉他,是根據大河同志擾亂敵人視線(xiàn)的指示,任曉光和郭爾桂商量出的對付保密局特務(wù)清查臘子魚(yú)、黃辣丁同志的辦法之一,——秦菲菲那晚親見(jiàn)葉之翔乘汽車(chē)輪渡去藍田見(jiàn)老狼,從別的渠道和水濤對郭爾桂所言參謀長(cháng)許亞軍從長(cháng)寧回過(guò)瀘城,就呆在石龍楷的團部,已初步判斷出石龍楷是保密局安插在七十二軍的臥底,他的代號極有可能是豹子,其上線(xiàn)就是老狼許亞軍。郭爾桂對任曉光說(shuō):“水濤已經(jīng)說(shuō)得明白無(wú)誤,既然葉之翔鎖定你和他有一個(gè)人是臘子魚(yú),許亞軍命石龍楷深挖你倆,我們何不先下手為強,——石龍楷的團副曾兩次向我密報,說(shuō)石部缺少士兵一百多名,石團長(cháng)卻吃空餉已近半年,而且,冒領(lǐng)的這一百多名士兵的槍支彈藥,上個(gè)月已不知去向,又從王伯希那里領(lǐng)走了一批。找這兩個(gè)理由,足以把他除掉!”

  任曉光連稱(chēng)妙計。轉念一想,說(shuō)道:“司令,我還是在你去視察前,先給他假裝通風(fēng)報信。一來(lái)表面上大家都是瀘城商行的合伙人,平時(shí)也稱(chēng)兄道弟的,向他提前走露你搞突然視察的消息,雖讓他有所準備,但他也會(huì )明白我是在保他的,真的軍法從事除掉他時(shí),讓軍中和外界知道,我對石龍楷是仗義夠哥們兒的,可以披上一層仁至義盡的外衣。二來(lái)他得到消息后,或許會(huì )向許亞軍葉之翔報告情況,至少可以讓他疑惑我是不是臘子魚(yú),分散其注意力,讓他在保密局的上峰知道,我任曉光是提前知會(huì )過(guò)他的,有利于掩護我的身份,讓他們產(chǎn)生誤判?!?/p>

  見(jiàn)郭爾桂不言語(yǔ),任曉光又說(shuō)道:“司令,你不是對我說(shuō),據你的判斷,不出十日,重慶必將解放,接下來(lái)就是瀘城川南一線(xiàn)嗎?我出此主意,為的是拖延時(shí)日,熬過(guò)這段嚴寒,利于起義大計!”

  郭爾桂終于點(diǎn)頭:“可以。但不必把由頭說(shuō)得太清楚,含含糊糊就行了,——對這個(gè)藏匿我軍中的特務(wù),必須除掉!”

  “是。司令放心!”任曉光回答得干脆。

  第二天清晨,在郭爾桂前往藍田時(shí),秦菲菲撥通了葉之翔留給她的電話(huà)號碼,向他報告據她的丈夫任曉光講,郭司令不知何故突然殺氣騰騰往石龍楷部視察,葉之翔回說(shuō)這事我知道了,讓秦菲菲火速派人暗中監視,有何異動(dòng),立即報告。

  在凜冽的寒風(fēng)中,一輛轎車(chē),兩輛美制中吉普和幾輛卡車(chē)組成的車(chē)隊,開(kāi)過(guò)市區,從小關(guān)門(mén)碼頭上了汽車(chē)輪渡,過(guò)長(cháng)江徑直開(kāi)到藍田壩七十二軍兵站操場(chǎng),石龍楷團的官兵,正在這里列隊等候郭爾桂的檢閱。

  “報告軍座,一O一團集合完畢,聽(tīng)候你的訓示!”郭爾桂甫一下車(chē),石龍楷跑步上前,立正敬禮報告道。

  象陰冷的天空一樣,郭爾桂滿(mǎn)臉肅殺之氣地點(diǎn)了點(diǎn)頭,在眾人的簇擁下,走上了檢閱臺。

  從車(chē)隊到達時(shí),石龍楷就情知不妙,以前郭爾桂下部隊,都是輕車(chē)簡(jiǎn)從,除必要的參謀、副官等隨從外,通常只有一個(gè)班的衛兵。而今天到僅一江之隔的他的部隊突然巡視,卻帶了身兼副官、警衛團副團長(cháng)、一營(yíng)營(yíng)長(cháng)魏功邁的一個(gè)連外加軍部直屬鄧光強的警衛加強排過(guò)來(lái),這陣勢,確有開(kāi)殺戒之意。更糟糕的是:郭爾桂的主要隨員中,只見(jiàn)王伯希、魏功邁等人,不見(jiàn)其左膀右臂,——副參謀長(cháng)任曉光和軍法處長(cháng)水濤,如果真的有意外發(fā)生,這兩個(gè)可以在老郭面前替他石某說(shuō)上話(huà)周旋一番的人沒(méi)來(lái),真的大勢不好哦!盡管昨天任曉光已給他透露了郭爾桂要來(lái)視察的消息,他已作了必要的準備,以為老郭來(lái)無(wú)非就是檢查他的部隊的戰斗力和精神面貌,該抹去的抹去了,沒(méi)有什么把柄可抓,而且,你老郭和我石某一樣,都是瀘城商行的股東,想必也不會(huì )查搞錢(qián)的事,大家臉上都沾染了鍋灰,查什么查?想到這里,石龍楷的心雖提到了嗓子眼兒,但還故作鎮定地側立郭爾桂的身后,等待他發(fā)號施令。

  “王處長(cháng),魏副團長(cháng),”郭爾桂環(huán)視了一下操場(chǎng)上立正挺立的一千多號士兵,突然開(kāi)口命令道,“按軍需處直接撥給一O一團的軍餉軍需,清點(diǎn)人頭!你倆監督,鄧光強警衛排立即執行!”

  早上郭爾桂命王伯希帶上石龍楷團報上的人員花名冊時(shí),王伯希隱隱有了預感:郭軍長(cháng)可能要查石龍楷是不是吃了空餉?無(wú)奈時(shí)間緊迫,鄧光強其時(shí)又在身邊等著(zhù),不便電話(huà)知會(huì )石龍楷就隨行出發(fā)了?!艾F在,石兄,就看你的造化了!到時(shí)候可千萬(wàn)別牽扯出我們哦!”王伯希心中暗暗叫苦著(zhù)急。

  大冷的天,石龍楷的軍帽下,卻淌出了汗水。

  不到半個(gè)時(shí)辰,鄧光強跑步前來(lái)報告:“報告司令,一O一團缺少士兵一百三十二名,輕、重機槍各兩挺,卡賓槍和步槍五十一支,彈藥尚在清理!”

  “石龍楷,你這個(gè)黨國敗類(lèi)!”郭爾桂轉身怒對石龍楷,指著(zhù)他道,“你的士兵少了這么多,是當了逃兵還是投共去了?缺失的槍支彈藥,是不是送給共黨的地下武裝了?!”

  “軍座,我……”

  不待石龍楷說(shuō)下去,郭爾桂怒吼道:“石龍楷,我看你不但通共,而且就是共諜!還談什么效忠黨國,打什么仗!來(lái)人,給我拿下!”

  鄧光強等人一擁而上,將石龍楷綁了。也不聽(tīng)石龍楷大喊冤枉,郭爾桂對臺下宣布了一道命令:任命一O一團副團長(cháng)劉一安為該團代理團長(cháng)。

  隨即,將石龍楷押解走了。

  郭爾桂既不說(shuō)石龍楷冒吃空餉,也不說(shuō)他走私軍火,而是說(shuō)他手下的人當了逃兵或投共,將缺失的槍支彈藥送給了共產(chǎn)黨地下武裝,僅此一項通共的罪名,就可將石龍楷這個(gè)潛藏在他身邊的保密局特務(wù)——殺無(wú)赦!如此,保密局拿他老郭只能是隔河看見(jiàn)雞吃谷,干著(zhù)急沒(méi)辦法哦!

  出了兵站大門(mén),坐副駕駛位置的魏功邁轉頭問(wèn):“司令,將石團長(cháng)關(guān)在哪里?”

  “什么關(guān)在哪里?直接押往龍透關(guān)刑場(chǎng)槍斃正法!”郭爾桂目視車(chē)窗外,說(shuō)得斬釘截鐵。

  魏功邁和坐他后面位置的王伯希,臉色霎時(shí)失色。王伯希囁嚅道:“軍座,石龍楷是你,重組七十二軍,追,追隨你的老部下,你看……”

  郭爾桂轉頭看著(zhù)王伯希:“老王,今天你說(shuō)話(huà)咋吞吞吐吐的,有啥話(huà),你和小魏子都可直說(shuō)!”

  王伯希笑道:“軍座,我是說(shuō)石團長(cháng)一直追隨你,對軍座算得上忠心耿耿,就這些還沒(méi)查實(shí)證據的事,軍座真的要把他斃了?”

  “忠心耿耿?前方吃緊,后方緊吃,黨國和國軍就是被這幫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蛀蟲(chóng)搞得腐朽不堪,不殺石龍楷,叫我怎么整軍迎戰?!”郭爾桂話(huà)說(shuō)得鏗鏘有力。

  “司令,屬下覺(jué)得,是不是先留下石團長(cháng)的性命,把事情調查清楚,再動(dòng)手不遲?”魏功邁陪著(zhù)笑臉道。

  “事情還不清楚?這種禍害,一刻也不能留,執行吧!”郭爾桂說(shuō)這話(huà)時(shí),面無(wú)表情。

  車(chē)隊上了輪渡,郭爾桂的語(yǔ)氣緩和了許多:“我知道二位和任副參謀長(cháng)一向與石龍楷交好。這樣吧,你們下去和石龍楷談?wù)?,看他還有什么最后的要求,也算盡了你們的兄弟之誼?!?/p>

  王、魏兩人下車(chē)去了押解石龍楷的中吉普那邊,一會(huì )兒就回到轎車(chē)上。

  “軍座,石龍楷大呼冤枉,最后提出行刑前想見(jiàn)兩個(gè)人?!蓖醪蟾?。

  “見(jiàn)誰(shuí)?”郭爾桂問(wèn)。

  “許亞軍參謀長(cháng)?!蓖醪4?。

  對石龍楷想見(jiàn)許亞軍,郭爾桂一點(diǎn)也不奇怪,他們本來(lái)就是保密局的一丘之貉嘛!

  “還有誰(shuí)?”見(jiàn)王伯希話(huà)沒(méi)說(shuō)完就停住了,郭爾桂問(wèn)。

  “軍法處長(cháng)水濤?!蓖醪T俅?。

  郭爾桂的心里“咯噔”了一下:見(jiàn)水濤?莫非水濤向他提供情報時(shí)說(shuō)的在保密局有內線(xiàn),竟是石龍楷?那石龍楷豈不成了雙面間諜?!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真他娘的咄咄怪事!

  見(jiàn)郭爾桂沉默不語(yǔ),王、魏兩人覺(jué)得槍斃石龍楷之事似乎有了轉機,王伯希訕笑道:“軍座,你看是不是……”

  話(huà)未說(shuō)完,郭爾桂揮揮手:“上岸再說(shuō)吧?!?/p>

  輪渡剛靠碼頭,水濤匆匆上船攔住了正待發(fā)動(dòng)的轎車(chē),對郭爾桂大聲道:“司令,請槍下留人!”

2

  石龍楷被押解到了川南軍人反省院的監舍,由軍法處的人專(zhuān)門(mén)看管。

  水濤喊槍下留人的時(shí)候,郭爾桂奇怪他怎么知道自己的行動(dòng)?沒(méi)有通知他??!下意識地問(wèn)道:“槍下留什么人?你替石龍楷說(shuō)情?”

  “不是說(shuō)情。司令不是交待過(guò),凡事都要講證據,要鐵證嗎?”水濤一本正經(jīng)地回答,“屬下一直都按司令的命令執行?!?/p>

  郭爾桂很不高興地說(shuō)道:“這不是瀘敘警備司令部,也不是軍警團聯(lián)合辦事處的事!是我七十二軍整肅內部,清除奸賊!”

  “屬下也是七十二軍的軍法處長(cháng),槍斃一個(gè)團長(cháng),也得有鐵證!”水濤說(shuō)得振振有辭。

  “鐵證?你問(wèn)問(wèn)他倆,證據還不夠嗎?”見(jiàn)王伯希和魏功邁默不作聲,又見(jiàn)水濤眼里暗含懇求希翼的目光,郭爾桂忽然明白了,這石龍楷已然肯定就是水濤所說(shuō)的他安插在保密局的內線(xiàn)!如果他不及時(shí)趕來(lái),果真押赴刑場(chǎng)槍斃了石龍楷,豈不釀成大錯?想到這里,郭爾桂緩和了一下語(yǔ)氣:“水處長(cháng),這樣吧,石龍楷先關(guān)軍人反省院看管起來(lái),給你兩天時(shí)間,由軍法處調查出結果來(lái)!回頭到我辦公室來(lái)一趟,說(shuō)說(shuō)情況?!?/p>

  “是!”水濤應聲道。

  王伯希和魏功邁相視一笑,很有些為石龍楷性命暫且無(wú)虞而釋然的樣子。

  水濤將石龍楷送到軍人反省院安排好后,立馬趕回軍部,面見(jiàn)郭爾桂。

  “司令,石龍楷是我發(fā)展的下線(xiàn),也就是我向你說(shuō)的保密局的內線(xiàn)?!彼疂苯亓水?,低聲說(shuō)。

  “我猜也是這樣?!惫鶢柟鹞⑽⒁恍?。

  “所以,這人不能殺!”水濤道。

  “你八成也姓共吧?”郭爾桂低聲笑問(wèn),見(jiàn)水濤不置可否沒(méi)有作答,又道:“算了,我也不問(wèn)這些?,F在的問(wèn)題是,石龍楷的事情搞大了,咋個(gè)唱好‘捉放曹’這出戲,不使你們暴露,你有沒(méi)有法子?”

  “這個(gè)……”水濤想了想,一時(shí)也沒(méi)有好辦法。

  這時(shí),任曉光敲門(mén)喊報告進(jìn)來(lái)了。郭爾桂對水濤笑道:“水處長(cháng),你先去吧,一會(huì )兒我找你?!?/p>

  待水濤退出后,郭爾桂將石龍楷的情況說(shuō)了。問(wèn)任曉光有沒(méi)有辦法周全地釋放石龍楷,各方面都說(shuō)得過(guò)去。

  “事情搞復雜了?!比螘怨庹f(shuō)道,摸衣兜找香煙,郭爾桂將桌上的聽(tīng)裝香煙推給他,點(diǎn)燃后默想了片刻,忽然計上心來(lái),笑道:“司令,  石龍楷是趙師長(cháng)的手下,又是許參謀長(cháng)的人,我通知老許,水處長(cháng)通知老趙,讓他倆來(lái)求情。我再聯(lián)絡(luò )軍部的一些軍官,聯(lián)名寫(xiě)封替石團長(cháng)開(kāi)脫的請愿信,這樣,司令就可順水推舟,買(mǎi)了大家的人情。而且,我估計老許會(huì )向葉之翔或保密局報告,老葉就有可能出面來(lái)向司令擔保撈人。如此一來(lái),不但方方面面的面子都照顧了,也達到了擾亂敵特視線(xiàn),保護我方人員,隱蔽鞏固起義計劃的目的?!?/p>

  “嗯?!惫鶢柟瘘c(diǎn)點(diǎn)頭,“就按這法子進(jìn)行。不過(guò),一定要設法讓葉之翔出面找我,方才可能將石龍楷開(kāi)釋?!?/p>

  在眾軍官的求情聲中,第二天,當葉之翔來(lái)到郭爾桂的辦公室,兩人密談一番后,石龍楷無(wú)罪釋放,官復原職。

  水濤從石龍楷那里,獲得了葉之翔的木馬計劃潛伏名單,就密藏在葉之翔辦公室的保險柜里。當即將這一情報傳遞給了郭爾桂——水濤知道,老郭一定會(huì )通知臘子魚(yú),他們會(huì )想辦法去獲取這份名單的。

  一個(gè)獲取葉之翔木馬計劃名單的計策,在任曉光和秦菲菲的腦海中形成。

3

  “密切監視,如有異動(dòng),立即實(shí)施抓捕!務(wù)必一網(wǎng)打盡!我馬上帶人過(guò)來(lái)?!比~之翔放下電話(huà),喚來(lái)秘書(shū),吩咐她:“一會(huì )兒秦主任到了,讓她等我。我出去一趟就回來(lái)?!?br/>

  電話(huà)是石龍楷打來(lái)的。他報告葉之翔:據可靠情報,共諜臘子魚(yú)和黃辣丁等,今晚將在兩江茶樓秘密聚會(huì ),商議對付天雷計劃的辦法。他正帶著(zhù)團屬特務(wù)排一個(gè)班的便衣,在兩江茶樓周?chē)抵斜O視,請求特派員支援。這個(gè)消息,讓葉之翔心花怒放!解放軍的兵鋒已逼近重慶,毛人鳳來(lái)電,讓他抓緊督促瀘城暨川南天雷計劃的實(shí)施,這幾天將瀘城關(guān)押的共黨及共黨嫌疑分子統統處決后,搭乘運輸機趕往成都會(huì )合,前往香港執行暗殺背叛黨國的一批原國民黨高級將領(lǐng)的任務(wù)。

  想不到離開(kāi)瀘城前,還能破獲潛藏軍中和保密局的臘子魚(yú)、黃辣丁的共諜案,真是天賜良機,神佑我矣!心花怒放的葉之翔,帶著(zhù)行動(dòng)組的二十多個(gè)便衣,分乘幾輛中吉普,出了辦公樓的大門(mén)。

  葉之翔的臨時(shí)辦公地點(diǎn),設在位于花園路陸軍大學(xué)成都分校瀘城訓練部里面,——訓練部的人員,已奉老蔣之命全體撤往了成都。葉之翔前腳剛走,秦菲菲就駕車(chē)到了。她是奉命來(lái)向葉特派員匯報天雷計劃進(jìn)展情況的。

  秦菲菲的別克轎車(chē)在大門(mén)前被幾名衛兵攔住了。一名衛兵用手電筒照著(zhù)檢查了秦菲菲的證件,又照了照別無(wú)他人的車(chē)內,向秘書(shū)室打了電話(huà)后,這才讓人打開(kāi)大門(mén),請秦菲菲將車(chē)開(kāi)到三號樓。

  拐過(guò)第二道彎時(shí),秦菲菲將車(chē)停了下來(lái)。下車(chē)見(jiàn)周?chē)鸁o(wú)動(dòng)靜,打開(kāi)后備箱,藏在里面的任曉光出來(lái)后活動(dòng)了一下四肢,輕聲說(shuō)了句真憋悶,圍上黑紗面罩,消失在了夜幕中。

  秦菲菲開(kāi)車(chē)來(lái)到葉之翔辦公室所在的三號樓,女秘書(shū)早已在門(mén)汀處候著(zhù)她,將她領(lǐng)到樓上葉之翔的辦公室,泡上茶后說(shuō)道:“秦主任,特派員有緊急公務(wù)出去處理,請你稍等?!?/p>

  “好的?!鼻胤品莆⑿Φ?。

  “這是今天的報紙。有什么需要,秦主任可到隔壁辦公室叫我?!泵貢?shū)將幾份報紙放在條機上,謙恭道。

  “好的。謝謝?!鼻胤品评^續報之以微笑。

  待秘書(shū)出去后,秦菲菲仔細審視葉之翔的辦公室。偌大的辦公室,除大班桌椅和幾個(gè)書(shū)柜文件柜酒柜外,并沒(méi)看見(jiàn)保險柜。秦菲菲輕笑了一下,暗道:“老狐貍!”然后直視著(zhù)那面墻上掛著(zhù)蔣介石的戎裝照看了片刻,又看了看手表:和任曉光約定的行動(dòng)時(shí)間還差三分鐘,起身出去敲開(kāi)了秘書(shū)室的房門(mén),問(wèn)廁所在哪里,秘書(shū)說(shuō)在走廊盡頭的左側,要領(lǐng)她去,秦菲菲說(shuō)不用不用你忙吧,拉上房門(mén)徑直去了。

  走了幾步,秦菲菲返身折回葉之翔辦公室,反鎖房門(mén),踩著(zhù)椅子取下蔣介石掛像,墻面凹進(jìn)處,一個(gè)不大的保險柜赫然在目。

  這時(shí),突然停電了。樓道上、院子里響起了嘈雜聲,電筒的光亮也四處晃動(dòng)。秦菲菲放下畫(huà)像,從大衣的內抄里摸出微型工具,緊張有序地開(kāi)動(dòng)保險柜。

  對于陸大瀘城訓練部的處所、內部結構等情況,任曉光和秦菲菲早已了然于心。訓練部主任章光祥少將,是郭爾桂陸大的同學(xué),任曉光隨郭爾桂來(lái)過(guò)數次。在郭爾桂來(lái)講課、參觀(guān)或與章光祥晤談什么之時(shí),任曉光便四處遛達,什么明哨暗哨流動(dòng)哨,值守巡邏兵軍械庫配電房,甚至何處有通道廁所之類(lèi)的早已偵知。秦菲菲也多次以保密局瀘城辦事處代理主任的身份,來(lái)此公干過(guò)。章光祥奉命撤往成都前,郭爾桂派任曉光來(lái)給他送過(guò)兩壇老酒,其時(shí)章光祥正命衛兵取下蔣介石的掛像,將墻凹處里面的十幾卷軸名人書(shū)畫(huà)取出,——現在葉之翔的辦公室,就是章光祥原來(lái)辦公的房間。今晚,秦菲菲奉命前來(lái)匯報天雷計劃的進(jìn)展情況,和任曉光決定施計調出葉之翔,冒險獲取他搞的木馬計劃名單,以絕后患。

  經(jīng)過(guò)幾分鐘的周折,保險柜終于打開(kāi)了。秦菲菲翻檢出一個(gè)寫(xiě)有“絕密木馬”的卷宗,就著(zhù)手電筒的光亮,用微型照像機拍下了名單。將一切復原后,秦菲菲來(lái)到門(mén)旁,輕輕拉開(kāi)一條縫隙,見(jiàn)走廊上人影綽綽,雜聲嗡嗡,立馬閃身而出,正背靠墻壁佯裝點(diǎn)煙時(shí),傳來(lái)了招呼她的女聲:“哦,秦主任,你在這里啊。黑燈瞎火的,我去廁所也沒(méi)找著(zhù)你?!?/p>

  秦菲菲用打火機照了照走至面前的說(shuō)話(huà)人,是女秘書(shū)。笑道:“我出來(lái)時(shí)不小心把門(mén)鎖上了,進(jìn)不去。哦,你們這里經(jīng)常停電嗎?”

  秘書(shū)笑答:“我們進(jìn)駐這里后,今晚還是頭一次停電?!?/p>

  說(shuō)話(huà)間,電來(lái)了。秦菲菲下意識地看了下手表:從停電到來(lái)電,剛好一刻鐘。

  “秦主任,請稍等,我去拿鑰匙給你開(kāi)門(mén)?!泵貢?shū)道。

  “不用了,我去你辦公室坐坐,說(shuō)說(shuō)話(huà)?!鼻胤品茋姵鲆豢跓熿F,說(shuō)道。

 

  幾乎在秦菲菲動(dòng)手獲取潛伏名單的同時(shí),葉之翔帶人趕到了離兩江茶樓幾十米開(kāi)外的軍官俱樂(lè )部。甫一下車(chē),葉之翔就問(wèn)候在門(mén)前的石龍楷:“什么情況?”

  “特派員,已經(jīng)有二十多個(gè)人進(jìn)了茶樓。估計他們的會(huì )議就要開(kāi)始了?!鄙碇?zhù)便裝的石龍楷報告。

  葉之翔看了看腕表,剛好晚八點(diǎn)。下命令道:“那還等著(zhù)干什么?行動(dòng)!”

  石龍楷忙道:“特派員且慢!一是我的人手不夠;二來(lái)有個(gè)情況得向你匯報?!?/p>

  葉之翔見(jiàn)石龍楷打住了話(huà)頭,問(wèn):“有啥情況?直說(shuō)!”

  “嗯,羅,羅熙之也進(jìn)去了?!笔埧f(shuō)話(huà)有些吞吞吐吐。

  “什么?”葉之翔嘴角上慣常掛著(zhù)的微笑倏忽即逝,眼睛都瞪大了:“這不可能吧?”

  石龍楷道:“屬下親眼所見(jiàn)?!?/p>

  “這也太離譜了。老羅不可能是共諜,更不會(huì )是潛藏于保密局的黃辣??!”葉之翔搖頭道,默想了一下又道:“你的情報可不可靠?”

  “絕對可靠!情報是我打入共黨瀘城武工隊的一個(gè)手下晚飯前提供的?!笔埧α送π?,一副信誓旦旦的樣子作答,“屬下怕情報有誤,立馬帶一個(gè)班的便衣過(guò)江進(jìn)城先期偵察,果真見(jiàn)有三三倆倆的可疑份子進(jìn)去后,才向你稟報請求支援的?!?/p>

  “臘子魚(yú)出現沒(méi)有?有沒(méi)有七十二軍的軍官進(jìn)去?”

  “先進(jìn)茶樓的人中沒(méi)有,因天色黑咕隆咚,后進(jìn)去的人看不清楚?!?/p>

  “有棗沒(méi)棗,先打他娘的一竿子!行動(dòng)!”葉之翔作出最后決定。

  特務(wù)們蜂涌而上,沖進(jìn)茶樓,端著(zhù)長(cháng)短槍將幾桌茶客團團圍住。

  身著(zhù)國軍少將制服的羅熙之,對領(lǐng)頭的石龍楷拍了桌子:“石團長(cháng),郭司令有令:七十二軍不得干預地方事務(wù),你這是干什么?!”

  不待石龍楷回話(huà),葉之翔走了進(jìn)來(lái):“羅站長(cháng),這是我的命令!”

  “特派員,咋回事?”羅熙之站了起來(lái),聲音并不示弱。

  “你說(shuō)咋回事?你們在這里開(kāi)什么會(huì )?”葉之翔冷笑了一下,也不理會(huì )羅熙之,轉對石龍楷低聲問(wèn):“有沒(méi)有七十二軍的人?”

  石龍楷搖頭:“沒(méi)有?!?/p>

  聲音雖低,羅熙之還是聽(tīng)見(jiàn)了。心知里面肯定有什么誤會(huì ),緩和了語(yǔ)氣,訕笑道:“特派員,這兩撥鹽幫和馬幫的人,因貨物被土匪所劫,失和發(fā)生了械斗。商會(huì )江會(huì )長(cháng)為了瀘城的商貿秩序,邀他們來(lái)吃講茶,請我這個(gè)瀘城專(zhuān)員來(lái)主持公道。何來(lái)開(kāi)會(huì )之說(shuō)?”

  對于四川人的“吃講茶”,自全面抗戰開(kāi)始后,就在川江流域生活了十余年的葉之翔來(lái)說(shuō),還是清楚的?!俺灾v茶”,是川人民間調解糾紛,解決矛盾的常用方式,即發(fā)生矛盾爭執的雙方,在茶館里請地方公事人、袍哥舵把子等有面子的頭面人物來(lái)評理,理虧者端茶認錯,雙方從此握手言和,不咎既往??催@場(chǎng)面,羅熙之既是瀘城專(zhuān)員、保密站站長(cháng),又是瀘城洪幫的龍頭大爺,商會(huì )江會(huì )長(cháng)請他出面吃講茶解決鹽幫馬幫的械斗紛爭,也在情理之中。雖然共諜的臉上沒(méi)有刻字,但這些被稱(chēng)作鹽幫馬幫的人,怎么看也不象共黨。葉之翔情知石龍楷的情報出了差錯,悻悻道:“石團長(cháng),搞什么名堂!收隊!”

  羅熙之笑臉相送:“誤會(huì )誤會(huì )。特派員慢走。明天我向你匯報?!?/p>

  羅熙之所說(shuō)的匯報,指的是屠殺計劃。

  葉之翔也不作答,拂袖而去。

  對葉之翔使用調虎離山之計,是為了確保安全獲得他的潛伏名單。真是無(wú)巧不成書(shū),正當任曉光和秦菲菲找不到怎樣才能將葉之翔調出辦公室的充足理由時(shí),任曉芬無(wú)意中給他們提供了一個(gè)看似無(wú)關(guān)緊要實(shí)則極為有用的信息。昨天任曉芬打電話(huà)約請江會(huì )長(cháng)今晚共進(jìn)晚餐,江會(huì )長(cháng)客氣推辭說(shuō)今晚已約好了羅專(zhuān)員在兩江茶樓為解決鹽、馬兩幫的紛爭吃講茶。任曉光夫婦聽(tīng)了,計上心來(lái),請郭爾桂通過(guò)水濤,轉告他的下線(xiàn)石龍楷:今晚臘子魚(yú)、黃辣丁等瀘城地下黨,將在兩江茶樓聚會(huì ),密商破壞天雷計劃的行動(dòng),以此調開(kāi)葉之翔。

  葉之翔一無(wú)所獲,打算嚴查一番石龍楷和他的下線(xiàn),無(wú)奈沒(méi)有時(shí)間了,——三天后,重慶解放,葉之翔給羅、秦布置完任務(wù),搭乘軍用運輸機去了成都,匆匆離開(kāi)了瀘城。

4

  十一月三十日,重慶解放。

  一大早,匆匆趕到瀘城藍田機場(chǎng)搭乘運輸機的葉之翔,在這里再次叮囑前來(lái)送行的羅熙之和秦菲菲,毛局長(cháng)傳達總裁口諭:一是瀘城守不住就炸毀兵工廠(chǎng)、電力設備和交通設施,以阻斷滯遲共軍北上成都的行動(dòng);二是秘密處決所有政治犯。

  羅、秦二人諾諾。

  葉之翔還是有些不放心,對二人道:“毛局長(cháng)在共軍進(jìn)占重慶前夕,就已實(shí)施天雷計劃,估計那邊此時(shí)仍是爆炸聲不斷;秘密處決政治犯,毛局長(cháng)兩天前就下令徐遠舉執行,據聞渣滓洞、白公館等處早已清除干凈。說(shuō)這些,是想再次問(wèn)二位,你們何時(shí)實(shí)施行動(dòng)?”

  秦菲菲立正作答:“瀘城天雷計劃業(yè)已準備完畢,各爆破點(diǎn)的炸藥全部裝置到位,只待共軍進(jìn)入川南,攻擊瀘城,即可實(shí)施爆炸!”

  葉之翔點(diǎn)點(diǎn)頭:“嗯,很好!老羅,你呢?”

  “我準備明晚動(dòng)手。不過(guò),”羅熙之臉露為難之色,繼續道,“瀘城的政治犯,大多被郭司令轉押到瀘敘警司監獄和川南軍人反省院去了。不知何故,郭司令前幾天從重慶回瀘后,又派警司憲兵團的人去加強看守。特派員,你是知道的,這老郭凡事都要講證據,想把這二百來(lái)號政治犯弄出來(lái)槍決,恐怕只有派我的保安旅、保密站和警察局的人去硬搶了?!?/p>

  “那豈不成了火拼內訌?不待共軍打來(lái),瀘城就會(huì )不攻自破!不行不行!”葉之翔連連擺手。

  “那,特派員有何良策?”羅熙之笑問(wèn)。

  這時(shí),有機組人員來(lái)請葉之翔登機了。

  “良策?”葉之翔苦笑了一下,從公文包里拿出一張國防部保密局函令,遞給羅熙之:“老羅,這是一張空白函,上面簽有毛人鳳手諭和蓋有保密局大印,你拿這個(gè)去找郭爾桂要人,事由內容怎么寫(xiě),你想辦法??偛煤途肿拿畋仨殘绦?!”

  “明白。謝謝葉兄!”羅熙之喜笑顏開(kāi)地接過(guò)空白函令,葉之翔就走了。


  秦菲菲回到辦公室,打電話(huà)告知了任曉光明晚羅熙之將持毛人鳳手令,采取行動(dòng)處決政治犯,并有武裝搶奪關(guān)押在警司監獄和軍人反省院政治犯予以屠殺的企圖打算。任曉光聽(tīng)完后,對著(zhù)話(huà)筒輕聲說(shuō)待我向郭司令報告商量對策后,我們再合計合計營(yíng)救方案,等我消息。

  聽(tīng)了任曉光的匯報,郭爾桂背著(zhù)手在辦公室踱步思考了一番,停下腳步問(wèn):“如果羅熙之武裝搶奪政治犯,你怎么看?”

  “決不能發(fā)生這樣的事!”任曉光道,“那樣的話(huà),羅熙之的保安旅等地方武裝,勢必和七十二軍發(fā)生火拼,就可能提前暴露我們的起義計劃。蔣介石現在盡管顧不上對你的懷疑了,為了集中其主力在成都附近與解放軍決一死戰,他雖讓國防部電令駐防樂(lè )山的二十一軍,由黔北赤水縣向瀘城退卻的四十四軍和駐防內江附近的三個(gè)獨立師歸二十二兵團也就是司令你直接指揮,但武裝保護或屠殺政治犯的戰斗一旦打響,羅熙之毛人鳳之流肯定會(huì )向老蔣報告你通共謀反,老蔣就會(huì )下令川南周遭的駐軍圍攻我部,使我們的起義毀于一旦!”

  “說(shuō)得對!這也是我的想法?!惫鶢柟鹱乜恳?,說(shuō)道,“我思考過(guò),解放軍由黔北攻入川南,一路會(huì )沿著(zhù)當年紅軍四渡赤水河的路線(xiàn),由二郎渡、太平渡先占古藺城,順勢解放敘永、納溪;一路會(huì )由遵義向赤水縣攻擊前進(jìn),解放合江,然后兩路合圍瀘城?!闭f(shuō)到這里,郭爾桂停下話(huà)頭,用眼神征詢(xún)任曉光的看法。

  任曉光點(diǎn)點(diǎn)頭:“司令判斷準確。我第五、第三兵團目前進(jìn)擊黔北、川南的線(xiàn)路態(tài)勢,就是這樣的?!?/p>

  郭爾桂微笑了一下,繼續道:“所以,為了讓解放軍快速北上,圍殲蔣軍,我已向大河同志匯報過(guò),決定讓出大道,讓出瀘城,退防敘府。為此,我已將布防在川南各地的七十二軍所部,向敘府方向收攏。命從內江移防推進(jìn)到瀘城以南江門(mén)一帶的新三十四師柏師長(cháng),一旦解放軍攻擊敘永城,不要真打,立即往敘府方向撤退。有一個(gè)情況,還沒(méi)來(lái)得及告訴你。我已命石龍楷團,今晚開(kāi)拔合江布防,做做樣子,一俟解放軍攻來(lái),立馬撤到敘府去?!?/p>

  任曉光眨了眨眼睛,似乎還沒(méi)完全明白郭爾桂繞了一大圈最后扯到石龍楷身上這話(huà)的意思,問(wèn)道:“司令,你是不是對解救我黨人士有了主意?”

  “是的?!惫鶢柟鹦Φ?,“今晚就將這批在押的所謂政治犯,交由石龍楷隨部隊轉到合江,待解放軍進(jìn)攻合江,全部釋放!對羅熙之就說(shuō)瀘城是西南要會(huì )之地,在這里殺那么多人,會(huì )震驚全川全國,交給石龍楷去合江秘密處決。反正羅熙之已經(jīng)知道石龍楷是他們保密局的身份,不至于引起太多懷疑?!?/p>

  “司令這招高妙,既解救了同志,又保護了自己,還讓羅熙之啞巴吃黃連,——有苦說(shuō)不出?!比螘怨赓潎@道,“石龍楷知道我們的身份嗎?”

  “八成已猜到。不過(guò)他真正的身份是自己人,水濤發(fā)展的同志?!惫鶢柟鹦Φ?,“這事我會(huì )交給水濤去辦。曉光,你現在要做的事情,是抓緊去民生公司落實(shí)兩艘額外的輪船?!?/p>

  “保證完成任務(wù)!”任曉光起身回答,笑著(zhù)去了?;氐睫k公室,通知秦菲菲到瀘城商行碰頭。

  任曉光驅車(chē)來(lái)到瀘城商行,秦菲菲和任曉芬已經(jīng)等著(zhù)她了。任曉光將郭爾桂的救人計劃說(shuō)了后,對秦菲菲說(shuō):“菲菲,你立即去羅熙之那里,以商量天雷計劃的最后實(shí)施為名,讓他現在沒(méi)法脫身去找郭司令,拖延兩三個(gè)小時(shí),郭司令借口中午要去江門(mén)一帶檢查防務(wù),今天對他避而不見(jiàn)?!?/p>

  秦菲菲玩笑道:“沒(méi)問(wèn)題,中午我就在老羅那里蹭飯。走了哦!”

  任曉芬要起身相送,秦菲菲將她輕輕按?。骸安挥昧?。你哥還有事吩咐你?!笨羁疃?。

  “曉芬,你即刻去聯(lián)系陳書(shū)記,告訴他我們的營(yíng)救方案,叫瀘城黨組織的同志不要輕舉妄動(dòng)。合江解放放人時(shí),派人接應就是了。我這就到民生公司弄船去?!比螘怨獾?。

  “好的?!比螘苑尹c(diǎn)頭道,起身要走。

  “等等 ?!比螘怨饨凶∶妹?,叮囑道:“千萬(wàn)別提郭司令的名字,更不能說(shuō)是他的主意?!?/p>

  “曉得了?!比螘苑野缌藗€(gè)鬼臉,“哥,放心吧!”


  秦菲菲來(lái)到羅熙之辦公室的時(shí)候,羅熙之正甩電話(huà)罵娘。

  秦菲菲笑問(wèn):“羅站長(cháng),何事發(fā)這么大的火氣?”

  羅熙之急狠狠地罵道:“還不是那個(gè)郭小鬼!不知他搞的啥子名堂,我打電話(huà)過(guò)去,說(shuō)他正在開(kāi)緊急軍事會(huì )議,我說(shuō)去等他,那邊卻說(shuō)郭司令會(huì )完后要去敘永巡查防務(wù),晚上才能回來(lái)!我看這郭小鬼就是不想見(jiàn)我!秦主任,有何要事?事情不急的話(huà),回頭再說(shuō)。我這就去闖他的司令部!”

  秦菲菲微微一笑,勸解道:“羅站長(cháng),消消氣。你去了也不一定見(jiàn)著(zhù)郭司令,——如果他不想見(jiàn)你的話(huà)。我是來(lái)給前輩匯報請教實(shí)施天雷計劃的最后方案的,時(shí)間迫在眉睫哦!”

  后一句話(huà)讓羅熙之很受用,瀘城保密站和特區辦事處是保密局兩個(gè)平行的單位,而且前者還受后者的節制、督察,此前葉之翔已明確交待天雷計劃由秦菲菲主導,他協(xié)助之?,F在,人家美女大主任主動(dòng)前來(lái)談?dòng)戇@一計劃,拘禮有加,羅熙之臉上露出了笑容:“秦主任請坐,坐下談。你說(shuō)得對,郭小鬼現在沒(méi)時(shí)間見(jiàn)我,可能真的有什么要務(wù)。晚上去找他也來(lái)得及,看他見(jiàn)不見(jiàn)!”

  “羅站長(cháng)消氣了就好?!鼻胤品仆駹栃Φ?,“中午我要在前輩這里混伙食哦!”

  羅熙之笑道:“見(jiàn)笑見(jiàn)笑。秦主任在這里用餐,讓羅某感到蓬蓽生輝哦!”

  談笑間,秦菲菲從公文包里拿出天雷計劃書(shū),二人商討起來(lái)。

 

  任曉光在張歆秀辦公室的會(huì )客廳等了半個(gè)多小時(shí),民生公司瀘城辦事處的人才把這個(gè)美女總經(jīng)理找來(lái)。

  “不好意思,任長(cháng)官,讓你久等了?!睆堨阄⑿χ?zhù)抱歉道,“剛才保密站的人搜查我們一艘躉船,硬說(shuō)船上藏著(zhù)共產(chǎn)黨和發(fā)報機,我去處理這事兒,子虛烏有的事兒嘛!”

  “沒(méi)事就好。保密站那幫人,成天疑神疑鬼杯弓蛇影的,張總經(jīng)理不必介意?!比螘怨飧胶蛯捨康?。

  兩人握了握手,張歆秀微笑著(zhù):“任長(cháng)官親自登門(mén),有什么事需要我辦嗎?”自第一次見(jiàn)任曉光,也就是春天的時(shí)候任曉光帶人來(lái)辦事處征集船只運送黃磷、催淚拋射彈去國軍江防前線(xiàn)而張歆秀推三阻四說(shuō)沒(méi)有船只那次,張歆秀就對這個(gè)態(tài)度和藹不為難她的國軍軍官印象很好。后來(lái)瀘城商行成立,和他的妹妹任曉芬又多有商業(yè)上的往來(lái),所以對任曉光說(shuō)話(huà)多了幾分客氣和尊重。

  任曉光將軍部今晚需要增加兩艘輪船的事說(shuō)了。

  “這個(gè),不好辦?!睆堨銕е?zhù)抱歉的微笑。

  “短途客輪也行。到合江后即可返航?!比螘怨庹Z(yǔ)含懇切。

  張歆秀搖搖頭:“短途客輪通常不夜航?!?/p>

  任曉光急了:“這是軍事行動(dòng)急需!莫非要我們郭司令親自給盧作孚先生打電話(huà)?”

  這句話(huà),已帶有威脅之意。張歆秀收斂了微笑,語(yǔ)氣變得冷淡:“悉聽(tīng)尊便。不過(guò),盧老總遠在香港,電話(huà)恐怕打不通吧?”

  任曉光唿地站了起來(lái),態(tài)度不再冷靜:“那我只好下令部隊強制征集了!”

  張韻秀也不是吃素的,美人臉似乎有些變形:“你敢!民生公司什么大風(fēng)大浪沒(méi)見(jiàn)過(guò)?何況這是川江流域!”

  張歆秀是川江特委另一條線(xiàn)上的中共地下黨員,她早已接到上級指示,隨著(zhù)我軍入川節節勝利,對其管轄的川南一線(xiàn)川江流域,凡國民黨軍征集船只的軍事行動(dòng),不予配合。一切聽(tīng)從已將她的關(guān)系轉到瀘城地方黨組織的領(lǐng)導青鱔同志的指揮。

  任曉光一時(shí)啞然。就在他沒(méi)轍的時(shí)候,電話(huà)鈴聲驟起。

  張歆秀去里間接聽(tīng)電話(huà),“哦哦”了一陣出來(lái),換了笑臉對任曉光道:“既然是軍事急需,我想辦法給你增派兩艘短途客輪。什么時(shí)間??渴裁吹胤??”

  任曉光心中大喜,沒(méi)想到這美女忽冷忽熱,一眨眼的功夫臉色三變。笑道:“謝謝張總經(jīng)理的支持!晚上七點(diǎn),??克{田金雞渡 碼頭。告辭!”

  正待轉身離去,張歆秀道:“且慢!請你在這里稍事休息,有人要過(guò)來(lái)見(jiàn)你?!?/p>

  “誰(shuí)?”任曉光警覺(jué)起來(lái)。

  “任曉芬和青鱔同志”,張歆秀微笑著(zhù)。

  任曉光大吃一驚,定定地看著(zhù)眼前的美女,張歆秀微笑著(zhù)伸出手:“自己人,同志!”

  陳野打破常規,急著(zhù)要見(jiàn)任曉光,是因為特事必需特辦!聽(tīng)任曉芬通報了營(yíng)救計劃后,陳野懸著(zhù)的心剛放了下來(lái),忽接周懷禮傳來(lái)的情報:關(guān)押在瀘城警察局監獄的我黨二十多名同志,明晚將被羅熙之押往三華山刑場(chǎng)槍決。陳野放下的心又提了起來(lái)。勝利在望,被捕同志必須營(yíng)救!他想到了臘子魚(yú),想憑借軍方的勢力,救出這二十幾名同志。問(wèn)任曉芬你哥在哪里?任曉芬說(shuō)去張歆秀處弄船去了。于是,陳野給張歆秀打了電話(huà),問(wèn)任曉光還在不在那里,得到肯定答復后,為了不暴露任曉光就是臘子魚(yú),陳野告訴她任曉光是不久前策反過(guò)來(lái)的自己人,他的要求要盡量滿(mǎn)足。并告訴張歆秀,留住任曉光,自己和任曉芬馬上過(guò)來(lái)見(jiàn)他?!裆喆?,商賈往來(lái)之地,和任曉光在這里碰頭,不致引起敵人太大的懷疑 。

  陳野和任曉光見(jiàn)面后,制定出了營(yíng)救關(guān)押在警察局監獄的同志的行動(dòng)計劃。

  然而,不待這一計劃實(shí)施,羅熙之沒(méi)有等到明晚,當天深夜就將這二十余名所謂的共黨政治犯,秘密槍決于五渡溪河灘。一時(shí)川江水聲嗚咽,凜冽的寒風(fēng)呼嘯徘徊。

  原來(lái),當晚羅熙之持毛人鳳手諭終于找到了郭爾桂,得知關(guān)押在警司監獄和軍人反省院的兩百多名政治犯,已隨開(kāi)拔的石龍楷團轉解合江,說(shuō)是在那里待機處決,以免造成不良影響,屆時(shí)羅專(zhuān)員羅站長(cháng)可派員監督處理云云,氣得羅熙之暗自罵娘。一面通知保密站合江小組的人員對轉解去的人犯密切監視;一面帶著(zhù)保密站人員前往警察局監獄,命警察局行刑隊將在押的政治犯統統押往五渡溪斃了?!_熙之是怕節外生枝,一向謹慎的郭爾桂,自被總裁召見(jiàn)第二次去重慶回來(lái)后,這短短的幾天,行事作為卻有些反常,如果他心血來(lái)潮,要強行將這二十幾名共黨及親共份子帶走,交警司軍法處搞他娘的三堂會(huì )審搜集所謂的證據,那他老羅如何向上峰交差?管他娘的,先下手為強,斃了再說(shuō)!當夜,羅熙之致電葉之翔并轉呈毛人鳳:瀘城政治犯已統統處決。收到了成都方面的嘉獎回電。

  得到同志遇難這一噩耗,秦菲菲的眼淚奪眶而出,任曉光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長(cháng)嘆了一聲,沉痛地說(shuō):“這些死難烈士,沒(méi)有看見(jiàn)紅旗漫卷大西南,但我們是不會(huì )忘記他們的。哎,真是個(gè)風(fēng)瀟瀟兮川江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況味??!”

  十二月三日,瀘城的天終于亮 了,紅旗在城頭迎風(fēng)招展,高高飄揚!

5

  “我羅熙之,找秦主任?!?br/>

  “哦,羅站長(cháng)呀,秦主任不在,去二郎灘軍火庫了?!?/p>

  羅熙之啪地一聲放下電話(huà),在辦公室走來(lái)走去,又抓起電話(huà),讓接線(xiàn)員接七十二軍作戰參謀處,電話(huà)接通后,對方問(wèn):“哪里?”

  “我羅熙之,找任副參謀長(cháng)?!?/p>

  “羅專(zhuān)員,任副參謀長(cháng)率隊去二三兵工廠(chǎng)了?!?/p>

  “他去哪里干什么?”羅熙之情急之下,犯了常識性的錯誤,問(wèn)了一句不該問(wèn)的話(huà)。

  “羅專(zhuān)員,七十二軍的軍事行動(dòng),不該你管吧?”對方說(shuō)完,將電話(huà)重重地掛了。

  “媽的,要壞大事,這兩人果真是共諜!”羅熙之暴跳如雷地怒罵。

  羅熙之打電話(huà)去保密局西南特區瀘城辦事處和七十二軍,原本是想找借口“請”秦菲菲和任曉光來(lái)專(zhuān)員公署,對二人實(shí)施誘捕。隨著(zhù)十二月一日、二日敘永、古藺解放,解放軍急速向瀘城之納溪、合江攻擊前進(jìn),郭爾桂于二號上午電話(huà)通知羅熙之,鑒于瀘城不保,他已命令七十二軍各部,快速向敘府方向收攏集結,以確保國軍由川南撤往云、貴兩省的通道,讓羅熙之是留是撤,好自為之。共軍攻勢勢如破竹,你老郭都要撤了,我還留守沒(méi)有正規軍的空城,豈不成了甕中之鱉?羅熙之當即下令除潛伏人員外,所屬各部著(zhù)即作好溯長(cháng)江而上撤往山區的準備。一時(shí)保安旅、保密站、專(zhuān)員公署人心惶惶,呈現一片敗退前的狼籍景象。

  羅熙之是在保密站檔案室里,不經(jīng)意間瞥見(jiàn)了地上的一張報紙,得出了任曉光和秦菲菲就是共諜臘子魚(yú)、黃辣丁的結論。

  這張報紙,是幾年前的《中央日報》,彼時(shí)正是全面抗戰,上面轉登著(zhù)美聯(lián)社中國特約記者鄧繁星拍攝采寫(xiě)的圖片新聞——《英姿颯爽的抗日女政委》,照片上的人,正是何柏芝!羅熙之倒吸了一口冷氣:難怪初次見(jiàn)到何柏芝,就有似曾相識之感,原來(lái)這個(gè)何老板是共軍派來(lái)的探子頭目 ,什么秦菲菲的表姐!據重慶潛伏人員傳來(lái)的消息,秦菲菲的舅舅劉宗德,也是隱藏在長(cháng)官公署的共諜,現在已經(jīng)穿上共軍的軍裝,就職于重慶軍管會(huì )。那么,作為穿梭于瀘、渝、蓉等四川各地的何柏芝的手下,任曉光、秦菲菲必是藏匿在七十二軍和保密局的臘子魚(yú)、黃辣丁無(wú)疑!羅熙之將他的發(fā)現即刻上報遠在成都的毛人鳳,得到的回電是:立即逮捕,果斷處置。

  當羅熙之將行動(dòng)隊布置就緒,準備誘捕任、秦兩名共諜,不曾想這二人已經(jīng)不在城內。羅熙之庚即兵分三路,一路直撲瀘城商行,逮捕任曉芬等人;一路前往二三兵工廠(chǎng),炸毀該廠(chǎng)并逮捕或擊斃任曉光;自己帶人乘船前去長(cháng)江對岸的沙灣 鎮附近的二郎灘,他要親自逮捕或擊斃秦菲菲,炸掉原來(lái)駐防瀘城的七十九軍留下的軍火庫。

  奔襲瀘城商行的保密站和保安旅的人員,撲了空。這里早已人去樓空,任曉芬已奉哥哥之命,于清晨和洪大妹一道,帶著(zhù)幾個(gè)伙計,冒著(zhù)刺骨的江風(fēng),乘輪船趕往合江,迎接沿赤水河而下的解放大軍去了。

  深夜時(shí)分,從二三兵工廠(chǎng)、二郎灘軍火庫兩個(gè)方向,傳來(lái)了激烈的槍聲和爆炸聲。(未完待續)

作 家 簡(jiǎn) 介

冰春長(cháng)篇小說(shuō)連載:《川江英雄》(第二章)(圖3)

  冰春:著(zhù)有長(cháng)篇小說(shuō)《戰將》《川江英雄》《暗道》及詩(shī)歌、散文、短篇小說(shuō)集和影視文學(xué)劇本多部。長(cháng)篇小說(shuō)《戰將》獲四川省第十三屆精神文明建設五個(gè)一工程獎;散文《飛翔的燕子》入選教育部語(yǔ)文出版社九年制義務(wù)教育課程標準實(shí)驗教科書(shū)(初中語(yǔ)文);詩(shī)歌《山海關(guān)》《母親河》收入紀念改革開(kāi)放三十周年四川文學(xué)作品選;短篇小說(shuō)《判決》收入《2006年四川青年作家中短篇小說(shuō)選》。作品曾獲全國、省、市等獎項,有詩(shī)歌、散文、短篇小說(shuō)、讀書(shū)筆記收入50余種選本。

相 關(guān) 鏈 接

  1、獨家首發(fā)!冰春長(cháng)篇小說(shuō)《川江英雄》連載今起在本網(wǎng)推出

  2、冰春長(cháng)篇小說(shuō)連載:《川江英雄》(第一章)

 ?。?、冰春長(cháng)篇小說(shuō)連載:《川江英雄》(第二章)

  4、冰春長(cháng)篇小說(shuō)連載:《川江英雄》(第三章)

  5、冰春長(cháng)篇小說(shuō)連載:《川江英雄》(第四章)

  6、冰春長(cháng)篇小說(shuō)連載:《川江英雄》(第五章)

 ?。?、冰春長(cháng)篇小說(shuō)連載:《川江英雄》(第六章)

 ?。?、冰春長(cháng)篇小說(shuō)連載:《川江英雄》(第七章)

      9、冰春長(cháng)篇小說(shuō)連載:《川江英雄》(第八章)

  10、冰春長(cháng)篇小說(shuō)連載:《川江英雄》(第九章

  11、冰春長(cháng)篇小說(shuō)連載:《川江英雄》(第十章)

(完)

編輯:李永鑫


關(guān)注川南在線(xiàn)網(wǎng)微信公眾號
長(cháng)按或掃描二維碼 ,獲取更多最新資訊 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