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南地區綜合性門(mén)戶(hù)網(wǎng)站

冰春長(cháng)篇小說(shuō)連載:《川江英雄》第十二章(大結局)

文苑川南在線(xiàn)  發(fā)布時(shí)間:2021-10-08

長(cháng)篇小說(shuō)連載——《川江英雄》

□ 冰 春

謹以此書(shū),獻給為中華民族的解放和新中國的建立而英勇奮斗、浴血革命的先輩們!

  冰春長(cháng)篇小說(shuō)連載:《川江英雄》(第二章)(圖1)

(本小說(shuō)據真實(shí)歷史事件創(chuàng )作。根據創(chuàng )作的需要,小說(shuō)中主要人物和瀘城均為化名)

第十二章 紅旗漫卷大西南

冰春長(cháng)篇小說(shuō)連載:《川江英雄》(第十二章)(圖2)

  第十二章《紅旗漫卷大西南》插圖:解放軍解放瀘城?!〔鍒D:魏聞聲

1

  三日零時(shí)剛過(guò),羅熙之的人馬與秦菲菲率領(lǐng)的七十二軍鄧光強警衛排和周懷禮的瀘城武工隊在二郎灘附近的軍火庫外圍發(fā)生了激烈的槍?xiě)稹?br/>

  鄧光強的警衛加強排,是任曉光二日一大早派來(lái)替換守衛軍火庫的部隊,明確命令他一切行動(dòng)聽(tīng)從秦菲菲指揮。周懷禮率瀘城武工隊一部,穿上國民黨軍軍裝,奉陳野之命前來(lái)協(xié)助秦菲菲保衛軍火庫。陳野自己,則帶人去了二三兵工廠(chǎng)。

  起初接到任曉光的命令,鄧光強心中還犯嘀咕:光哥和嫂子究竟是不是自己人?萬(wàn)一搞錯了,聽(tīng)從一個(gè)保密局特務(wù)頭目的指揮,她要炸毀了軍火庫,自己豈不是對黨和人民犯下了大罪?待周懷禮率部趕來(lái)后,他才弄明白秦菲菲原來(lái)真是自己人!這光哥和嫂子在敵對陣營(yíng)中藏得可夠深的哦!立馬喜笑顏開(kāi),嘻皮笑臉圍著(zhù)秦菲菲嫂子前嫂子后的叫著(zhù)團團轉,一副惟命是從的樣子,搞得秦菲菲哭笑不得,馬起臉命令他著(zhù)即派出一個(gè)班的兵力,與武工隊一個(gè)小組的人員,沿沙灣碼頭、出入場(chǎng)鎮的路口警戒,發(fā)現異常情況,急速報告,并尾隨斷敵后路,——沙灣是通往二郎灘軍火庫的必經(jīng)之路。末了,秦菲菲又對鄧光強交待了一句:“鄧老幺,如遇前來(lái)奔襲的敵人要撤退逃跑,你不必拼命堵截,我們的目的是保護軍火庫,你得將他們逃向碼頭的道路讓開(kāi),——以防沒(méi)有退路的敵人瘋狂撲向軍火庫?!?/p>

  “明白。堅決服從嫂子命令!”

  待鄧光強得令而去,秦菲菲和周懷禮商量了一番,決計警衛排余下的人員,防守軍火庫正面,在一千米開(kāi)外,設置第一道防線(xiàn),離大門(mén)四、五百米處為第二道防線(xiàn);武工隊其余人員三十來(lái)號人,分為兩個(gè)小組,隱伏在土路兩旁的山丘上,一旦戰斗打響,敵人突破第一道防線(xiàn),立即從兩邊夾擊,擊潰敵人。

  夜色出奇地寧靜,長(cháng)江對岸的瀘城,燈火漸次熄滅,只剩下一些稀疏的光影。秦菲菲在寒冷的江風(fēng)和山風(fēng)中,點(diǎn)燃一支香煙,顯得格外冷靜,她知道,羅熙之一定會(huì )來(lái)督促她實(shí)施天雷計劃之一——炸毀二郎灘軍火庫的。盡管此時(shí)她還不知道羅熙之已經(jīng)發(fā)現了何柏芝和她與任曉光的身份,而且奉有毛人鳳的逮捕格殺令。

  羅熙之打算乘夜深人靜,突襲軍火庫將其炸毀,生擒秦菲菲。行動(dòng)前,他不斷接到派往水廠(chǎng)、電廠(chǎng)、惠民面粉廠(chǎng)等工廠(chǎng)監督實(shí)施爆炸的保密站人員的報告:瀘城地下黨在各重要工廠(chǎng)已組織工人武裝護廠(chǎng)隊,他們武器精良,不知那些長(cháng)短槍手榴彈從何處得來(lái),瀘城保密站和辦事處、保安旅的人不敢越雷池一步;而且,據混入工廠(chǎng)的辦事處特工跑出來(lái) 報告,此前秦主任派人安裝的那些炸藥,全是二三兵工廠(chǎng)提供的過(guò)期回潮無(wú)法炸放的廢品,或者是空彈。羅熙之氣得咬牙切齒,大聲罵娘?!磥?lái)瀘城的天雷計劃業(yè)已破產(chǎn),他必須抓住最后的機會(huì ),孤注一擲,炸毀二三兵工廠(chǎng)和二郎灘軍火庫!

  羅熙之率保密站、保安旅百十來(lái)號人趕到澄溪口碼頭,夜幕中探照燈在江面四處照射,一艘輪船正在靠岸。羅熙之問(wèn)打前站的人員他們征調的輪船開(kāi)往哪里去了,回答說(shuō)民生公司的張經(jīng)理下令將船開(kāi)往納溪,說(shuō)是七十二軍征用大小船只,接應從江門(mén)方向撤退的官兵撤往敘府。羅熙之正待發(fā)作,從靠岸的輪船上跑下一隊士兵,后面走下來(lái)的,是石龍楷一行人。

  “石團長(cháng),共軍還未進(jìn)攻合江,你就棄城而逃?”羅熙之迎面攔住石龍楷問(wèn)。

  石龍楷向羅熙之行了一個(gè)軍禮,笑道:“羅專(zhuān)員羅站長(cháng),石某不是棄城逃跑,而是瀘城城防空虛,郭司令下午命我團急速開(kāi)拔藍田,連夜回防瀘城。估計之會(huì )兒大隊人員已從陸路撤至藍田壩渡口,正在過(guò)江呢!我這是去向郭司令復命?!?/p>

  羅熙之不好接話(huà)茬,盯著(zhù)石龍楷問(wèn):“石團長(cháng),隨你轉解合江去的那二百多號政治犯,你處理了沒(méi)有?”

  “我已留下一個(gè)機槍排,”石龍楷看了看手表,“現在是晚上十一點(diǎn),在過(guò)半小時(shí),他們會(huì )在菜壩機場(chǎng)解決這批政治犯?!?/p>

  下午石龍楷接到郭爾桂的命令,石部急速回撤瀘城,他撤退前,將那批政治犯完整地交給瀘城商行總經(jīng)理任曉芬。和任曉芬接上頭后,石龍楷讓人從軍械庫里搬弄出一批武器彈藥和軍服,連同那些被關(guān)押的同志,一并交給了任曉芬、洪大妹和原四通旅社掌柜羅子恢率領(lǐng)的川江游擊隊川南支隊的隊伍。剛才石龍楷看表,想必他們早已安全轉移,所謂向郭司令復命,就是報告這一情況的。

  “能夠處理掉這批政治犯,石團長(cháng)就是黨國的功臣!我也就放心了?!绷_熙之的臉上終于浮現出一絲釋?xiě)训男θ荨?/p>

  “羅專(zhuān)員,沒(méi)什么事的話(huà),石某告辭了——我得趕回軍部向司令復命去?!笔埧⒄?。

  “老弟,你這船借我用一下,羅某有緊急公務(wù)?!?/p>

  “用吧。不過(guò)得快借快還,保不準郭司令下令,石某又得開(kāi)拔?!笔埧患偎妓?,急急地走了。

  輪船泊岸沙灣碼頭,羅熙之的人員剛上岸,鄧光強將警戒任務(wù)交由老孔負責,自己飛馬報告了秦菲菲。

  “有多少人?”秦菲菲將煙頭扔地上踩滅,問(wèn)。

  “有近百十號人?!编嚬鈴娺吇卮疬呌檬蛛娡抡樟艘幌?,地上已有十幾個(gè)煙頭。

  “作好戰斗準備!”秦菲菲下令,隨即用手電往天空照射了五下,發(fā)出準備戰斗的信號后,一陣小跑進(jìn)入了軍火庫第一道防線(xiàn)工事,鄧光強緊隨其后。

  “站??!什么人?”進(jìn)入沙袋掩體后,士兵們用手電迎面照射住十幾米開(kāi)外的幾個(gè)人影,鄧光強端著(zhù)輕機槍?zhuān)酒饋?lái)厲聲喝問(wèn)。

  前面的人站住了,一個(gè)小頭目回答:“我們是瀘城保密站的,奉命前來(lái)督辦軍火庫的爆炸,羅站長(cháng)馬上就到?!?/p>

  “是羅熙之的尖兵?!鼻胤品婆涝谏炒竺?,小聲對鄧光強說(shuō),“讓他們過(guò)來(lái),拿下!”

  待保密站的幾個(gè)人過(guò)來(lái)后,鄧光強用輕機槍指著(zhù)他們,士兵們一擁而上,將特務(wù)綁了。還是有一個(gè)特務(wù)揮動(dòng)手槍反抗,高小寶一槍將他斃了。秦菲菲暗叫這下打草驚蛇了,羅熙之的大隊人馬已經(jīng)到了。

  “前面什么人?為什么打槍?zhuān)?!”羅熙之讓他的人散開(kāi)隱蔽,高聲問(wèn)道。

  “是羅站長(cháng)嗎?剛才是我的人槍走火了……”秦菲菲大聲說(shuō)道,話(huà)未說(shuō)完,一個(gè)被綁著(zhù)卻沒(méi)堵上嘴的特務(wù)掙扎著(zhù)哭喊道:“羅站長(cháng),秦主任他們反了!”高小寶一槍托砸在他的頭上,特務(wù)立馬悶聲不響。

  羅熙之避開(kāi)迎面射來(lái)的手電光,兩三步竄至小公路旁的一棵香樟樹(shù)后面,冷笑了幾聲,喊道:“秦菲菲,趕快出來(lái)投降吧!我知道你就是共諜黃辣丁,你丈夫代號臘子魚(yú)!你們已經(jīng)被包圍了,現在投降,炸掉軍火庫,羅某饒你不死!”

  回答他的,是秦菲菲的槍聲。

  暗夜中,霎時(shí)槍聲大作,手榴彈的爆炸聲四起。隔長(cháng)江的瀘城在夜深人靜中,許多人被驚醒,心緒不寧地聽(tīng)著(zhù)這讓人心驚肉跳的槍聲爆炸聲。

  激戰了一刻鐘,羅熙之一方不能前進(jìn)一步。但這樣僵持下去,不能打痛敵人使之退卻,秦菲菲遂命令大家邊打邊退到第二道防線(xiàn),誘使敵人進(jìn)入口袋陣而殲之。

  羅熙之不知是計,以為秦菲菲的人馬少快頂不住了,命令手下全力攻擊,炸毀軍火庫。

  攻擊到離第二道防線(xiàn)五十米開(kāi)外,羅熙之的隊伍再次遭到了迎頭痛擊。就在此時(shí),兩面的山丘上和后面也響起了槍彈聲,羅熙之情知不好,中了秦菲菲的埋伏,但他是一個(gè)有著(zhù)效忠校長(cháng)和黨國信仰的人,決計和正面的秦菲菲硬碰硬,殺出一條血路,將這個(gè)女共諜擊斃,將軍火庫炸毀而決不退卻!

  見(jiàn)羅熙之部不計血本死命向前撲來(lái),秦菲菲怒從膽邊生,一股誓死保衛軍火庫的巾幗豪邁之氣從心中升騰,她從鄧光強手中抓過(guò)輕機槍?zhuān)蠛暗溃骸暗苄謧?,消滅羅熙之這個(gè)特務(wù)魔頭,沖??!”隨即躍出掩體,掃射沖擊。

  狹路相逢勇者勝!羅熙之在四面圍攻中,帶著(zhù)十幾個(gè)特務(wù)和士兵,敗退到了沙灣碼頭,乘輪船逃回了城里。

  軍火庫保住了。秦菲菲和老孔、小史等二十多個(gè)同志兄弟,在激戰中中彈犧牲,沒(méi)有見(jiàn)到瀘城上空的紅旗獵獵。

  這邊的槍彈聲平息不久,二三兵工廠(chǎng)方向響起了槍炮聲。

2

  陳野趕到二三兵工廠(chǎng)與任曉光會(huì )合后,由李樸生領(lǐng)路,去廠(chǎng)長(cháng)辦公室同陳夢(mèng)雄面商起義、護廠(chǎng)大計。

  由于中共的多方統戰工作,兵工專(zhuān)家陳夢(mèng)雄早已有了脫下國民黨少將軍裝這身虎皮,回歸人民懷抱的打算——此前作者已有表述?! ≌σ灰?jiàn)李樸生引來(lái)身著(zhù)國軍上校軍服的任曉光和便裝的陳野,陳夢(mèng)雄并不驚詫——在解放軍迫近瀘城之際,突然出現的這兩個(gè)陌生人,一定和李樸生一樣,是共產(chǎn)黨!當李樸生介紹二人時(shí),陳夢(mèng)雄的猜測得到了證實(shí),如釋重負地喜悅之情立即溢于言表。

  “陳廠(chǎng)長(cháng),這位是中共瀘城地下黨負責人、代號青鱔的陳野同志;這位是打入敵軍郭爾桂部的任曉光同志?!崩顦闵绱私榻B任曉光,是因為他并不知道任曉光的代號,更不清楚郭爾桂是自己人。

  “哦,久仰久仰,可把你們盼來(lái)了!”陳夢(mèng)雄熱情地和任、陳握手,話(huà)語(yǔ)客套中有些激動(dòng),“雖然我們的武裝護廠(chǎng)行動(dòng)已經(jīng)開(kāi)始,但不知如何與解放軍聯(lián)系,更擔心保密局特務(wù)前來(lái)武力炸毀工廠(chǎng),——重慶那邊的兵工廠(chǎng),在解放前夜,遭到了毛人鳳的不少破壞。前兩天秦菲菲還帶特務(wù)到我們廠(chǎng)轉悠,在關(guān)鍵、要害地方安置了不少炸彈,我正派人一一撤除?!?/p>

  任曉光和陳野相視一笑。陳野笑道:“陳廠(chǎng)長(cháng),秦菲菲是我們的同志。那些炸彈,都是炸不響的窩火貨?!?/p>

  見(jiàn)陳夢(mèng)雄有些驚疑的樣子,李樸生解釋道:“陳廠(chǎng)長(cháng),那些炸彈的炸藥,都是我們廠(chǎng)生產(chǎn)的回了潮的廢品。根據陳書(shū)記和周懷禮同志的指示,經(jīng)你批準,我帶人送去保密局瀘城辦事處的?!?/p>

  陳夢(mèng)雄恍然大悟:“偷梁換柱?干得漂亮!這下我就放心了!”

  “陳廠(chǎng)長(cháng),咱們言歸正傳。兵工廠(chǎng)的守備部隊有多少人,可靠嗎?”待大家坐下后,任曉光問(wèn)。

  “一個(gè)警衛連。連長(cháng)姓劉是我的老鄉?!标悏?mèng)雄回道,“他聽(tīng)河南那邊來(lái)信說(shuō),老家分得了土地,對我說(shuō)不愿給老蔣賣(mài)命了,想脫下虎皮回老家種地去。這人平時(shí)還算正派,也聽(tīng)我的招呼,我對他說(shuō)一起保衛兵工廠(chǎng),交給新中國為人民立功后,臉上有光再回去不遲。他答應了。哦,李樸生,你不也和劉連長(cháng)走得近,混得熟嗎?”

  李樸生點(diǎn)點(diǎn)頭:“在陳廠(chǎng)長(cháng)的勸說(shuō)下,經(jīng)過(guò)我們的工作,劉連長(cháng)已經(jīng)被爭取過(guò)來(lái),贊同起義?!?/p>

  任曉光又問(wèn)李樸生:“護廠(chǎng)隊有多少人?”

  “三百多名。全是摸槍造彈的老手?!崩顦闵Φ?。

  “這就好!”任曉光臉上浮現出欣慰的笑容,“我還擔心兵力不夠。我帶了一個(gè)連過(guò)來(lái),一個(gè)排放在羅漢場(chǎng),準備明晨迎接解放軍過(guò)江;另兩個(gè)排分別去了洞窩發(fā)電廠(chǎng)和化學(xué)研究所,嚴防敵人破壞?,F在,我們得作如下準備,以防應變?!?/p>

  任曉光作為保衛二三兵工廠(chǎng)、化學(xué)研究所及羅漢鎮一線(xiàn)重要工業(yè)設施和渡口的中共瀘城地下黨的最高軍事指揮官,對上述地帶一一作出了軍事部署。

  起義定于三日凌晨五時(shí)舉行。

  話(huà)說(shuō)保密站副站長(cháng)張三省帶二十多名特務(wù)黃昏時(shí)來(lái)到羅漢場(chǎng),派人去二三兵工廠(chǎng)與混入廠(chǎng)里的特務(wù)聯(lián)系,打探情況,得知工廠(chǎng)已組成三百多人的武裝工人護廠(chǎng)隊,且守備兵工廠(chǎng)的士兵態(tài)度曖昧,對護廠(chǎng)隊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不敢貿然行事,立報羅熙之:我方人員勢單力薄,守備連似有投共傾向,強行沖進(jìn)工廠(chǎng)實(shí)施爆炸,抓捕任曉光已無(wú)可能,需緊急調派部隊支援。

  還未出發(fā)去二郎灘軍火庫的羅熙之,權衡再三,將手中僅有的協(xié)防瀘城的保安旅一個(gè)營(yíng)的兵力,派出馳援。

  保安旅的兵,都是在城市集鎮養尊處優(yōu)慣了的,平常對百姓鄉民嚇哄黑詐吆五喝六敲竹杠很有一套,要論打仗,那就粑皮軟蛋了。閔營(yíng)長(cháng)聽(tīng)羅熙之命他馳援張副站長(cháng),進(jìn)攻二三兵工廠(chǎng),心里打怵,——家在廠(chǎng)里的勤務(wù)兵告訴他,兵工廠(chǎng)已組成三百多人的武裝工人護廠(chǎng)隊,不但有手榴彈地瓜彈機槍步槍駁殼槍?zhuān)疫€弄出了十幾門(mén)小鋼炮,一副與工廠(chǎng)共存亡的陣勢哦!但不去不行,閔營(yíng)長(cháng)只好磨洋工,——磨磨蹭蹭從城內各處招攏部隊,費了一個(gè)多小時(shí);分批次從沱江上過(guò)浮橋,又費了一小時(shí)有余;部隊在小市麻沙橋集結完畢,用去了半小時(shí);待趕到羅漢場(chǎng)與張副站長(cháng)會(huì )合,時(shí)間已是三日子夜。此時(shí),沙灣二郎灘軍火庫那邊,槍彈聲正烈。

  見(jiàn)閔營(yíng)長(cháng)姍姍來(lái)遲,擱在平時(shí),早遭到訓斥。眼下正是用人之際,還得靠這幫老爺兵當炮灰打頭陣進(jìn)攻兵工廠(chǎng),張副站長(cháng)不好說(shuō)什么,立即布置人手,向高壩二三兵工廠(chǎng)隱蔽前行。

  張三省和保安營(yíng)的行動(dòng),早有警戒暗哨報告給了任曉光。當他們沿著(zhù)土石小公路行至離廠(chǎng)區幾百米處,工廠(chǎng)大門(mén)兩旁的崗樓和騎墻上,幾盞探照燈突然射出的強光罩住了他們的去路。從電喇叭里傳出了一個(gè)鏗鏘有力的聲音:“保安旅的弟兄們,兵工廠(chǎng)是國家和人民的,回去吧!不要同保密局的特務(wù)摻和,破壞工廠(chǎng),否則有來(lái)無(wú)回!”喊話(huà)連續三遍,弄得閔營(yíng)長(cháng)和士兵們心里打鼓,面面相覷,駐足不前。

  “閔營(yíng)長(cháng),效忠黨國的時(shí)刻到了,沖吧!”張三省見(jiàn)勢不妙,提著(zhù)手槍給保安旅打氣。

  “讓我們打頭陣當炮灰,去送死?”閔營(yíng)長(cháng)沒(méi)好氣地反問(wèn)了一句。

  “難道你要臨陣脫逃,反了?”張三省用槍頂著(zhù)閔營(yíng)長(cháng)的太陽(yáng)穴,惡狠狠地問(wèn)道。

  “張副站長(cháng)把槍放下,我哪敢反?”閔營(yíng)長(cháng)一邊將張三省拿槍的手放下一邊嘻笑著(zhù)說(shuō),“要不,我們跟著(zhù)保密站的弟兄沖?”

  “媽的,一幫飯桶!”張三省罵完,心一橫,揮舞著(zhù)手槍喊道:“弟兄們,共黨是虛張聲勢,他們沒(méi)有戰斗力,都給我一齊往前沖,羅站長(cháng)重重有賞!”喊完,朝前打了一槍。

  這一槍?zhuān)玫降幕貓笫牵罕C苷竞捅0猜玫娜?,只得往廠(chǎng)區大門(mén)進(jìn)攻;迎接他們的是幾發(fā)炮彈在中間開(kāi)花,立馬嗚噓吶喊哭爹叫娘四處潰散。

  李樸生想率隊出擊,被任曉光攔住了:“通知護廠(chǎng)隊和守衛連,嚴密把守工廠(chǎng)前后大門(mén)和各處要道,不得出去!嚴防敵人混入破壞!告訴陳書(shū)記和陳廠(chǎng)長(cháng),起義提前進(jìn)行!”看了看手表:一時(shí)二十分。

  凌晨一時(shí)半,陳夢(mèng)雄通過(guò)廣播宣布:二三兵工廠(chǎng)正式起義,回歸新中國和人民的懷抱!

  張三省再次組織進(jìn)攻,很快被任曉光指揮的工人隊伍和起義的守衛連打退了。還想戀戰,有人報告張三?。洪L(cháng)江對岸的共軍大部隊前鋒離羅漢碼頭只有十公里,一旦他們過(guò)江,我們想撤回瀘城,怕是沒(méi)有退路了。張三省立時(shí)驚出了一身冷汗,帶著(zhù)殘兵蝦將,倉惶而逃。

  不幸的是,任曉光在二三兵工廠(chǎng)保衛戰即將結束之際,被混進(jìn)工人隊伍的保密站潛伏特務(wù)打了一槍?zhuān)瑩糁行夭?;李樸生一槍結果了特務(wù)的性命后,將身負重傷的任曉光送往兵工廠(chǎng)醫院,緊急搶救。

  三天三夜,任曉光昏迷不醒,此是后話(huà)。

 3

  從十二月二日晚上開(kāi)始,郭爾桂一刻也沒(méi)有離開(kāi)過(guò)司令部。他不時(shí)詢(xún)問(wèn)七十二軍各部向敘府撤退靠攏的情況,一邊了解估算解放軍迫近瀘城的進(jìn)攻速度。

  郭爾桂面對川南軍事地圖作沉思狀時(shí),蕭毅肅參謀次長(cháng)從重慶“遷都”至成都的參謀總部打來(lái)了電話(huà):“爾桂兄,據聞共軍已迫近瀘城方向之納溪、合江,你這個(gè)兵團司令,可要守住四川的南大門(mén)瀘城這個(gè)西南要會(huì ),拱衛成都和川西北哦!聽(tīng)說(shuō)你要退守敘府?”

  郭爾桂心中一驚:下午才向所屬各部下達了向敘府撤退的命令,這蕭毅肅咋就知道了?一定是有人向上面報告說(shuō)他不可靠,老蕭打電話(huà)來(lái),是敲山震虎摸他的底細?不及多想,郭爾桂道:“蕭次長(cháng),我這個(gè)二十二兵團司令,指揮不動(dòng)剛劃撥過(guò)來(lái)的部隊哦!共軍進(jìn)攻急速,瀘城固然重要,可我手上兵力不足,守也徒勞。只有將七十二軍將士集結于敘府,才有可能保住我軍將來(lái)戰略退卻滇黔的通道?!?/p>

  對方沉默了一下,開(kāi)口道:“爾桂,你知不知道你當這個(gè)兵團司令,阻力極大!是墨公和辭公力薦,總裁首肯,你才當上的。你可要賣(mài)力??!”

  “蕭次長(cháng),放心吧,郭某對校長(cháng)和黨國忠心耿耿,唯有死而后已!”郭爾桂對著(zhù)話(huà)筒,言辭堅決,實(shí)則虛以委蛇。

  放下電話(huà)后,郭爾桂的臉上流露出一絲焦慮:上面還沒(méi)有完全放棄對他的懷疑,得作好提前起義的準備,解放軍快點(diǎn)打過(guò)來(lái)??!

  魏功邁敲門(mén)進(jìn)來(lái)報告:“軍座,石團長(cháng)來(lái)了?!?/p>

  郭爾桂心中一喜:“快請他進(jìn)來(lái)。嗯,小魏子,待石團過(guò)江后,你立即派軍搜索連去藍田警戒。解放軍打來(lái),即行撤回城里?!?/p>

  魏功邁領(lǐng)命而去,石龍楷高喊報告進(jìn)來(lái)了。

  “龍楷,那批政治犯怎么樣了?”待石龍楷立正禮畢,郭爾桂急切地問(wèn)。

  “按軍座的指示,全部交給了任曉芬帶來(lái)的羅子恢川江游擊隊,已安全脫險了?!笔埧瑘蟾?。

  “這樣我就放心了。老弟辛苦了!”郭爾桂拍了拍石龍楷的肩膀。

  “不辛苦,應該的?!笔埧Φ?,“哎,軍座,剛才我去見(jiàn)水處長(cháng),咋沒(méi)見(jiàn)人影?”

  郭爾桂說(shuō):“水濤處長(cháng)昨天去敘府了。我讓他去穩住先期到達的部隊,繼續做好趙、肖兩位師長(cháng)的工作。嗯,龍楷,你的部隊到達藍田沒(méi)有?”

  石龍楷道:“已全部集結完畢,正在過(guò)江?!?/p>

  “好!你來(lái)看,”郭爾桂走向壁掛軍事地圖,用手棍指向瀘城長(cháng)江上游一個(gè)地方,“龍楷,你立即去小關(guān)門(mén)汽車(chē)輪渡碼頭,率你團到瀘城西六十華里的馬嶺小鎮宿營(yíng),天亮后沿南溪方向朝敘府繼續行軍靠攏,協(xié)助水濤穩住部隊。留下一個(gè)連接應我?!?/p>

  “軍座,瀘城暨周?chē)筷犻_(kāi)拔調空,就剩下兵團和軍部的空架子,為你的安全起見(jiàn),我們團還是留守瀘城吧!”石龍楷語(yǔ)含懇切。

  郭爾桂笑了:“什么兵團司令,本來(lái)就是空的嘛!你放心,我又不會(huì )和解放軍打仗,他們一來(lái),我就撤?!?/p>

  石龍楷還是有些不放心:“軍座,我不是害怕解放軍打過(guò)來(lái),而是擔心羅熙之他們搗鬼。瀘城城防空虛,萬(wàn)一他們強逼你抵抗,你的安全咋辦?你可是七十二軍的主心骨哦!”

  郭爾桂哈哈大笑了起來(lái):“保安旅和模范總隊,都是些烏合之眾,解放軍勢如破竹的進(jìn)攻,早讓他們成了驚弓之鳥(niǎo)!我已明確告訴羅熙之,我將棄守瀘城,退防敘府,讓他自己準備退路。放心吧,龍楷老弟,我身邊不是還有軍部搜索連和魏功邁兩個(gè)警衛營(yíng)嗎?諒老羅他們也不敢咋的!”

  “任副參謀長(cháng)也不在軍部?”

  “我正等他和秦菲菲的消息。執行命令吧!”

  石龍楷就忙活去了。

  郭爾桂等任曉光和秦菲菲的消息,一是想知道二三兵工廠(chǎng)等高壩、羅漢一線(xiàn)和二郎灘軍火庫的守衛情況;二是想讓他們盡快與解放軍聯(lián)絡(luò ),接應大軍過(guò)江后,趕回來(lái)協(xié)助策應他的起義。

   等來(lái)的,是這兩個(gè)方向先后傳來(lái)的槍炮聲。

  郭爾桂內心再次閃過(guò)不安,讓魏功邁與軍火庫和兵工廠(chǎng)聯(lián)系,電話(huà)無(wú)法接通。當他在辦公室焦躁地踱來(lái)踱去,石龍楷的電話(huà)打來(lái)了:“報告軍座,我部正在往馬嶺行軍途中。剛才許參謀長(cháng)從長(cháng)寧指揮所來(lái)電,說(shuō)他接到保密局的指示,任曉光和秦菲菲就是代號臘子魚(yú)和黃辣丁的共諜,命我率部返回瀘城,協(xié)助羅熙之將其消滅并炸毀工廠(chǎng)等設施?!?/p>

  “保密局是怎么知道他們是共產(chǎn)黨的?”對于任曉光、秦菲菲的暴露,郭爾桂著(zhù)實(shí)大吃一驚。

  “這個(gè)我不清楚?!笔埧嵌说?,“軍座,要不要將計就計,我部回防瀘城,支援保護任曉光他們?”

  “不用,他們自有辦法?!惫鶢柟鸩患偎妓?,“協(xié)助水濤穩住敘府的部隊,才是重中之重!按原命令執行!”

  沙灣方向的槍聲停息了半個(gè)時(shí)辰,乘小木船過(guò)江的警衛團加強排的班長(cháng)高小寶,塵土血污滿(mǎn)身地前來(lái)報告:二郎灘軍火庫保住了,秦菲菲和老孔等中彈犧牲。

  黎明之前,又有人來(lái)報告:指揮守衛二三兵工廠(chǎng)的任副參謀長(cháng),遭特務(wù)暗處槍擊,昏迷在兵工廠(chǎng)醫院。

  非常震驚的郭爾桂,揮手讓眾人退去。坐進(jìn)沙發(fā)默想:同何柏芝聯(lián)絡(luò )的密碼本,自己上次去重慶接受蔣介石召見(jiàn)交給任曉光保管,還在他的手里,兩個(gè)聯(lián)絡(luò )人任曉光負重傷昏迷不醒,秦菲菲英勇殉國,現在自己怎么和解放軍聯(lián)系起義大計?不知何柏芝同志將他放棄瀘城,讓開(kāi)大道以利解放軍從川南北上成都圍殲蔣軍,自己率七十二軍退守敘府在那里起義,堵住蔣軍逃往滇黔的計劃,報告給了解放軍和二野首長(cháng)沒(méi)有?

  思來(lái)想去,沒(méi)有更好的辦法,郭爾桂決定還是按原計劃行事。裹上軍大衣打起盹來(lái)。

  天,不覺(jué)亮了。

  一陣急促的電話(huà)鈴聲,將迷迷糊糊的郭爾桂驚醒了。

  郭爾桂從沙發(fā)上一躍而起,抓起電話(huà),聽(tīng)筒里傳來(lái)北方口音:“喂,是國民黨七十二軍郭軍長(cháng)嗎?”

  “我是。你哪里?”郭爾桂問(wèn)。

  “我們是解放軍第十軍,軍長(cháng)杜義德?!睂Ψ交卮?。

  “真的是解放軍嗎?你們在哪里?”郭爾桂覺(jué)得杜義德這個(gè)名字有些陌生,對解放軍的突然出現來(lái)電又有些興奮,盯問(wèn)了一句。

  “是的。我們在羅漢場(chǎng)。杜軍長(cháng)讓你派人來(lái)接洽起義?!睂Ψ秸f(shuō)。

  “好!按我和大河同志商量的,我棄守瀘城,按計劃行事!”郭爾桂聽(tīng)對方說(shuō)讓他派人去接洽起義,一時(shí)不知所措,急不擇言本能地說(shuō)道。

  “誰(shuí)是大河同志?什么意思?你……”

  對方話(huà)未說(shuō)完,電話(huà)莫明其妙地中斷了。郭爾桂連“喂”了幾聲,均無(wú)應答。

  “什么按計劃行事?對方根本不知道!”放下話(huà)筒,郭爾桂感到剛才自己說(shuō)的話(huà),真是稀里糊涂!他和何柏芝商量的讓開(kāi)瀘城要道,以利解放軍從瀘城進(jìn)出成都,七十二軍擬在敘府起義的計劃,這樣機密的事,她怎么可能告訴解放軍前線(xiàn)指揮官?頂多通過(guò)上級告訴他們七十二軍有起義的打算。郭爾桂覺(jué)得他的話(huà)很不妥,沒(méi)說(shuō)明白,拿起電話(huà)問(wèn)電話(huà)局:剛才的電話(huà)是從哪里來(lái)了,給我接過(guò)去,電話(huà)局回說(shuō)是從羅漢場(chǎng),再也打不通了。

  秦菲菲犧牲,任曉光生死未卜,何柏芝不知阻隔何處,水濤遠在敘府,他又和瀘城地下黨從未有過(guò)聯(lián)系,郭爾桂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一時(shí)找不出同解放軍聯(lián)系說(shuō)明情況的人選。

  不得已,郭爾桂決定立即撤往敘府,庚即把軍指揮所移到瀘城制高點(diǎn)長(cháng)庚宮,下令命警衛團副團長(cháng)魏功邁指揮后衛部隊,掩護軍部及直屬部隊撤退。

  在郭爾桂撤退前,羅熙之帶著(zhù)他的人馬,往許亞軍任司令的七十二軍前進(jìn)指揮所——長(cháng)寧方向狂奔退逃去了,保命要緊,哪還顧得上監視郭爾桂?

  五星紅旗隨之插上瀘城城頭!此時(shí),川江沿線(xiàn)城市,寒冷的陰霾,正被漫卷的紅旗驅散!

  十二月十日,國民黨軍第二十二兵團司令官兼七十二軍軍長(cháng)郭爾桂,在何柏芝和解放軍十六軍的策應下,率部在敘府通電起義,為解放軍戰役迂回部隊迅速進(jìn)占犍為、樂(lè )山、蒲江、邛崍要地,堵住集結于川西地區國民黨軍四十余萬(wàn)人由川南逃往云、貴兩省的通道提供了時(shí)間保障。

4

  “喜看旭日東升時(shí),紅旗漫卷大西南!列位看官,郭軍長(cháng)在敘府通電起義這天,也就是一九四九年十二月十號,蔣介石匆匆忙忙從成都坐飛機逃往臺灣。因為在這前后,川軍將領(lǐng)劉文輝、鄧錫侯、潘文華和云南的盧漢先后發(fā)表通電起義,解放軍對成都完全形成合圍之勢,不久成都宣告解放!而我們的川江英雄任曉光,在昏迷了三天之后,度過(guò)了生命危險期,傷勢還沒(méi)有痊愈,就忍受著(zhù)失去妻子秦菲菲的巨大悲痛,在川南軍區司令員杜義德和反特剿匪部長(cháng)何柏芝的直接領(lǐng)導下,踏上了新的征程!”

  多年以后,我在故鄉居委會(huì )的大茶館里,聽(tīng)說(shuō)懷山人講瀘城解放的故事,斷斷續續去聽(tīng)了十幾個(gè)晚上。最后一個(gè)晚上去聽(tīng)講,說(shuō)懷山的光頭老者如是講道,正當百十號人瞪大眼睛巴望著(zhù)他說(shuō)下去,老者卻用驚堂木“啪”地拍了一聲,宏亮的聲音變得有些低沉:“列位看官,對那些為了川江流域和瀘城的解放而英勇?tīng)奚拇ń⑿蹅?,我們千萬(wàn)不能忘了哦!”說(shuō)完,忽然又提高了聲音:“要知何柏芝、任曉光和解放軍如何抓特務(wù)剿土匪的后事,且聽(tīng)下回分解!”

  可惜,第二天說(shuō)書(shū)人病了,我也忙于高考復習,對川江英雄的故事,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盡管不求甚解,但他們的事跡,還是深埋我心。

  又過(guò)了若干年,當故鄉的帆影不在,木船烏蓬船已成歷史,我常常徜徉于川江之濱,聽(tīng)大江濤聲,觀(guān)鷗鳥(niǎo)翔集,看輪船穿梭,耳畔時(shí)不時(shí)回響起“月涌大江流”,“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fēng)流人物”,“滾滾長(cháng)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這樣一些悲愴豪邁的詩(shī)句,在一派欣欣向榮和平安寧的景象中,那些聽(tīng)過(guò)的川江英雄的故事,時(shí)時(shí)浮現于腦際,讓我不能釋?xiě)?。一次在長(cháng)江上名為“漁舟”的船上朋友小聚,一位以前在公安部門(mén)工作已經(jīng)退休的文友,遙指長(cháng)江上游對岸的一片山丘,告訴我那里以前名叫二郎灘,曾隱藏著(zhù)國民黨七十九軍的軍火庫,他們局已離休三十余年的老公安周老,曾為保護軍火庫舍生忘死立下汗馬功勞!當時(shí)我大吃一驚后,倍感汗顏!如我等搞文字工作的人,近在咫尺,居然不知道那片寧靜之地,曾發(fā)生過(guò)壯烈悲情的故事,何論他人?一座城市是一個(gè)國家的縮影,現在不寫(xiě)出故鄉解放前夕先輩們的故事,后人恐怕就更不了解他們知道他們了。就此,我開(kāi)始查找殘缺不全的資料,沿著(zhù)先輩們的足跡探訪(fǎng)舊地(很多地方已不復存在),根據真實(shí)歷史事件,以小說(shuō)的形式將為了故鄉的解放,為了新中國的全面勝利和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而浴血奮斗,英勇?tīng)奚拇ń⑿蹅?,盡量還原給讀者。

  不廢江河萬(wàn)古流!歷史,應該,也不會(huì )忘記那些赫赫有名和寂寂無(wú)名的英雄!

  列位看官,套用說(shuō)書(shū)人的一句話(huà):欲知任曉光等彼時(shí)活著(zhù)的共產(chǎn)黨人和同志的命運如何,且聽(tīng)下部小說(shuō)分解。(全文完)

作 家 簡(jiǎn) 介

冰春長(cháng)篇小說(shuō)連載:《川江英雄》(第二章)(圖3)

  冰春:著(zhù)有長(cháng)篇小說(shuō)《戰將》《川江英雄》《暗道》及詩(shī)歌、散文、短篇小說(shuō)集和影視文學(xué)劇本多部。長(cháng)篇小說(shuō)《戰將》獲四川省第十三屆精神文明建設五個(gè)一工程獎;散文《飛翔的燕子》入選教育部語(yǔ)文出版社九年制義務(wù)教育課程標準實(shí)驗教科書(shū)(初中語(yǔ)文);詩(shī)歌《山海關(guān)》《母親河》收入紀念改革開(kāi)放三十周年四川文學(xué)作品選;短篇小說(shuō)《判決》收入《2006年四川青年作家中短篇小說(shuō)選》。作品曾獲全國、省、市等獎項,有詩(shī)歌、散文、短篇小說(shuō)、讀書(shū)筆記收入50余種選本。

相 關(guān) 鏈 接

  1、獨家首發(fā)!冰春長(cháng)篇小說(shuō)《川江英雄》連載今起在本網(wǎng)推出

  2、冰春長(cháng)篇小說(shuō)連載:《川江英雄》(第一章)

 ?。?、冰春長(cháng)篇小說(shuō)連載:《川江英雄》(第二章)

  4、冰春長(cháng)篇小說(shuō)連載:《川江英雄》(第三章)

  5、冰春長(cháng)篇小說(shuō)連載:《川江英雄》(第四章)

  6、冰春長(cháng)篇小說(shuō)連載:《川江英雄》(第五章)

 ?。?、冰春長(cháng)篇小說(shuō)連載:《川江英雄》(第六章)

 ?。?、冰春長(cháng)篇小說(shuō)連載:《川江英雄》(第七章)

      9、冰春長(cháng)篇小說(shuō)連載:《川江英雄》(第八章)

  10、冰春長(cháng)篇小說(shuō)連載:《川江英雄》(第九章

  11、冰春長(cháng)篇小說(shuō)連載:《川江英雄》(第十章)

  12、冰春長(cháng)篇小說(shuō)連載:《川江英雄》(第十一章)

(完)

編輯:李永鑫


關(guān)注川南在線(xiàn)網(wǎng)微信公眾號
長(cháng)按或掃描二維碼 ,獲取更多最新資訊 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