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南地區綜合性門(mén)戶(hù)網(wǎng)站

仁醫仁術(shù)!納溪王文銀54年不出山村為群眾守護健康

人物川南在線(xiàn)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17

  “王醫生,我是八角倉村二隊的趙世才,晚飯吃過(guò)不久肚子就疼起來(lái),這都3個(gè)小時(shí)快12點(diǎn)鐘了,我都快支撐不住了?!?br/>

  “你那路遠遠,先兌半點(diǎn)鹽水喝后就來(lái)我診所……”

  6月16日深夜,正準備休息的瀘州市納溪區上馬鎮八角倉村70歲的鄉村醫生王文銀的手機又驟然響了起來(lái),他一邊接電話(huà)一邊叮囑。

  20多鐘后,趙世才一到診所,王文銀就開(kāi)始把脈、量體溫,配藥……王文銀守著(zhù)趙世才吃完藥20多分鐘肚子不再疼后,才讓他離回家休息。其時(shí),時(shí)間已經(jīng)是凌晨了。

  “病人有求必應,無(wú)論白天深夜,我們這個(gè)職業(yè)都不允許有半點(diǎn)懈怠?!边@是王文銀從醫那天起就為自己定下的“醫規”。如今,54年過(guò)去,當年的青春少年已變身花發(fā)叢生的七旬老人,但唯一不變的就是做到一天24時(shí)靜候病人。

圖1:王文銀(左)給村民量血壓.jpg

16歲 他是全公社最年輕的“赤腳醫生”

  上馬鎮八角倉村是納溪區最偏遠的巖區村,地處敘永縣、江安縣、興文縣和納溪區四縣區交界處,素有“雞鳴四縣”這稱(chēng)。這里群山聳立,竹木蒼翠,村民生病求醫問(wèn)診離最近的鎮衛生院都有20多公里的路程。

  1970年,16歲小學(xué)畢業(yè)的王文銀算是村里的文化人,為響應國家大力推進(jìn)農村醫療衛生的號召,尤其是面對因患疝氣的父親求醫不便帶來(lái)的痛苦,他在當時(shí)公社和大隊及公社衛生站的支持和經(jīng)過(guò)3個(gè)月的醫療衛生業(yè)務(wù)培訓后,成了八角倉村衛生室的“赤腳醫生”,開(kāi)始為村民看病,出診、打針、配藥,風(fēng)雨無(wú)阻,當時(shí)也是上馬鎮最年輕的“赤腳醫生”。

  進(jìn)入1980年代后,八角倉村衛生站解散?!按逍l生解散了,但村民看病路程遠的問(wèn)題并沒(méi)有解決?!庇谑?,王文銀就在鄉政府和鄉衛生院的支持下,將原來(lái)的村衛生站搬到了自己的家中,開(kāi)始在家里替村民看病。為了增加自己衛生室西藥種類(lèi),更及時(shí)地解除村民的痛苦,王文銀開(kāi)始更多地使用西藥。

  然而,由于八角倉村不通公路,他每次去納溪、敘永和興文縣城進(jìn)西藥,為少跑趟子,他都是使用籮筐挑。距八角倉村最近的敘永縣城,即便搭乘一段路的車(chē),也要走60多里的高山險路。而他這一挑就挑了30年,直到村里通往周邊縣城的泥巴路硬化后,才由進(jìn)城的汽車(chē)代勞。

  王文銀介紹,由于當時(shí)貧窮閉塞,八角倉村又是上馬鎮最偏遠的巖區村,村民缺乏基本的衛生知識,不少村民把自己吃的藥拿回家后就給小孩吃,且劑量不減,導致吃藥中毒的現象時(shí)有發(fā)生;而不少婦女患婦科病后不能及時(shí)就醫,小病拖成大病是常有的事。同時(shí),八角倉由于是巖區大山腹地,長(cháng)年氣候潮濕,風(fēng)濕病成為侵蝕村民身體的一大頑癥。一些村民五十歲不到,骨骼就發(fā)生變形?!爱敃r(shí)八角倉村太窮了!”王文銀說(shuō),為了提高自己的醫術(shù),1985起,他還到納溪衛校進(jìn)行了三年的專(zhuān)業(yè)學(xué)習并獲得《執業(yè)醫師》證書(shū)。

  王文銀給鄉親們治病,堅持隨喊隨到,只要有人一來(lái),不管天氣熱與冷、時(shí)間早與晚,病人住的遠與近,他背起藥箱就走,且從不收一分錢(qián)的出診費。

  筆者走進(jìn)八角倉村王文銀干凈的衛生室,一張很舊的桌子靠墻擺放著(zhù),血壓計擺在上面。他的衛生室雖然很小,可診斷室、藥房和觀(guān)察室一應俱全。走進(jìn)藥房,除了藥品外,藥架最上方放有兩個(gè)紅色藥箱。王文銀說(shuō):“藥箱跟了我半輩子,如今已經(jīng)不用了,可它們畢竟是我從醫50多年來(lái)的見(jiàn)證,我要好好收藏作為紀念?!?/p>

圖3:王彪在查看藥品.jpg

54年 仁醫仁術(shù)樂(lè )當村民健康“守護神”

  “大姐,你哪里不舒服?跟我說(shuō)說(shuō)?!边€沒(méi)開(kāi)始看病,王文銀的貼心話(huà)就暖了病人的心。

  詢(xún)問(wèn)、切脈、檢查、開(kāi)藥,王文銀細心地接待著(zhù)每一名病人。筆者看到,1個(gè)多小時(shí)里王文銀就看了8個(gè)病人?!拔覀兇蚶线h來(lái)找王醫生,除了醫術(shù)高超,他對病人更是和藹可親?!睅е?zhù)孫兒前來(lái)就診的宜賓市江安縣水口村村民趙秀蓮說(shuō),她的兩個(gè)兒女已經(jīng)30多歲了,從小生病就吃王醫生開(kāi)的藥,但至今連鎮衛生院都沒(méi)有去過(guò)。

  精湛的醫術(shù)也離不開(kāi)高尚的醫德。為此,50多年來(lái),凡王文銀給看病的患者,除了之前出診不收出診費,就是現在對家庭有困難的群眾藥錢(qián)都沒(méi)有收足。每年下來(lái),他減收病人的費用都在萬(wàn)元以上。4.8元、6元、8元……翻開(kāi)王文銀拿出的幾本已發(fā)黃的筆記本,上面密密麻麻記載著(zhù)數百村民從上世紀80年代初到2015年前欠下的幾千元醫藥費,有的已打勾?!按蚬吹木褪且呀?jīng)付了的,沒(méi)打勾的就是尚欠著(zhù)的。這兩年記賬的少了,以前欠費有好些人都已不在村上或去世了?!蓖跷你y說(shuō)。

  王文銀還說(shuō),由于診所設備有限,很多病要通過(guò)到城里的醫院作全面體檢后才能對癥下藥,在脫貧攻堅的幾年,個(gè)別病人有時(shí)連幾十元檢查費都困難,他就掏錢(qián)先給其墊上。

  采訪(fǎng)中,筆者還得知,王文銀同其他老一代鄉村醫生一樣,沒(méi)有工資、退休金,也沒(méi)有醫療和養老保險,但他依舊把微薄的衛生室收入用于幫助貧困患者?!爸尾【热?,這是作為醫生最基本的職業(yè)操守,我經(jīng)濟雖不寬裕,很多時(shí)候我也是力所能及?!蓖跷你y說(shuō)。

  54年來(lái),王文銀從沒(méi)有走出過(guò)八角倉村,但他卻走遍了八角倉村25平方公里的旮旮旯旯,對每戶(hù)村民姓啥有多少口人更是了然于胸,但醫好了多少病人,王文銀自己都說(shuō)不清楚,唯有那小診室墻上掛著(zhù)的一面面錦旗,無(wú)聲地講述著(zhù)了他幾十來(lái)的仁醫仁術(shù)。

  2020年,王文銀31歲的兒子王彪從醫學(xué)院臨床專(zhuān)業(yè)畢業(yè)并在外工作近10年后,在父親的召喚下,毅然放棄城里醫院的高薪工作回到八角倉村的老家,加入父親的衛生室,用自己所學(xué)的醫學(xué)知識服務(wù)守護八角倉及周邊百姓健康。

  王文銀談及兒子王彪返鄉“接棒”就不無(wú)感慨地說(shuō):“八角倉村地理特殊,周邊還生活著(zhù)這么多人,他們還會(huì )生病,我一天天老了,讓兒子回來(lái)繼續當好村民的健康‘守護神’,村民突發(fā)疾病或重病,至少還能做點(diǎn)應急搶救,能及時(shí)為病人轉院治療爭取時(shí)間?!保ㄖ艹摹O學(xué)強) 

編輯:游江


關(guān)注川南在線(xiàn)網(wǎng)微信公眾號
長(cháng)按或掃描二維碼 ,獲取更多最新資訊 其他